2018年1月17日星期三

李敖

       1970年代开始读李敖的文章时,觉得此人才气纵横博古通今,但由于在那个年代受到政治势力的欺压排挤,不无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之感?愤世嫉俗之余(?)形成了一种外在的狂傲和凶悍形象。
       近几年来在网上看到他在中国北京大学以及上海复旦大学的演讲以及当年游戏人间似的参选台湾总统一些视频(包括上吴宗宪主持的综艺talk show)之后,对他的观感有了很大的改变。
       李敖的机智言行可说独步古今中外,虽然闻名天下(最低限度在华人文化圈里),但在他一生当中,除了晚年到中国大陆演讲,都没有离开过台湾,据他自己说的:“前半生国民党不让他出国,下半生他已不想离开台湾”。但他“秀才不出门”却能知天下事,这主要归功于他的博览群书以少人能及的勤学强记本领。
       李敖和一般所谓的读书人很不一样,他可以在很“高档”的场面引经据典的与政客学者辩论或谈学问,也可以“屈就”但高姿态的出现在一些原本言不及义的台湾电视综艺节目里(这些电视节目也因他而提升了点思想档次,电光火石毫不迟疑对来意不善的诘问见招拆招,也使得原来伶牙俐齿的一线主持人在他面前都几乎变成了二三流角色)。
       无论你喜欢李敖与否,都很难否认:他是个很真的人,他风流但并不下流,他“喜欢”告人,但被告者也多咎由自取。关键是他是以个人名义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不像一些只能利用国家机制来群起围攻以大欺小公报私仇的人?!除此以外,他也有以事论事的心胸气量(虽然当年国民党的宋楚瑜处处为难他,但他还是公开表扬欣赏宋的优点)。
       总的来说李敖除了才高八斗著作等身,也是个有勇气胆识的人,他有强悍凶悍的一面,也有幽默侠义的一面。新加坡将来可能会出现像李敖这样的人吗?新加坡人又懂得欣赏这样的人吗?悲观的来说,以新加坡当前的人文教育水平以及文化高度和氛围,看来希望渺茫?!就算有也会“水土不服”?
       当初,李敖说新加坡人笨,心里还有点忿忿不平,如今看来,倒觉得不无道理!
18.1.2018




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

及时行乐?

       这几天新加坡气温变得很冷,终于雨停了,今天到直落布兰雅老家的小贩中心吃早餐,叫了一碗鱼圆粿条汤面,热腾腾的上桌,还冒着氤氲蒸气。对着这样的一碗面,就想起那年天寒地冻时,在日本东京吃的那碗拉面!简简单单的一碗面,在“饥寒交迫”的冷天寒风里“享用”却也有种幸福之感。
       在岁末的寒意里,也想起了宋朝诗人刘克庄的《冬景》:

晴窗早觉爱朝曦,竹外秋声惭作威;
命仆安排新暖阁,呼童熨贴旧寒衣。
叶浮润绿酒初熟,橙切香黄蟹正肥;
蓉菊满园皆可羡,赏心从此莫相违。

       这是一幅活灵活现的古代富贵人家的冬至行乐图,这是多么惬意的人生啊!............ 只是煞风景的!对比的也许是“路有冻死骨”?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也不得不承认刘克庄懂得生活情趣和品味?并不是每个有钱人都会或能如此,更不要说为诗以誌!
       无论如何,不是每个人都有“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泛其身”以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伟大志向?因此:在现实生活里,作为凡夫俗子,只要不偷不抢心安理得,又能量力而为的在衣食住行方面不时“宠一宠”自己,也是一件幸福美好的事?所以,当我在FB上常常看到朋友们热情“炫出”其天南地北大吃大喝的快活照片,总是妒恨不已 - 为何我总是不在照片里?!哈哈!
14.1.2018



2018年1月12日星期五

寒雨曲

       过去几天,从倾盆暴雨到今天的绵绵细雨,好像一直都没停过!新加坡的气温也因而降至几乎前所未有的摄氏21度,无论白天夜晚都令人感到阵阵寒意。
       望着窗外雨景,就想起这首由狄薏作词,夏端龄作曲的《寒雨曲》:

吹过了一霎的风,带来一阵濛濛的细雨。
雨中的山上是一片翠绿,只怕是转眼春又去!
雨呀雨,你不要阻挡了他的来时路!
我朝朝暮暮,盼望着有情侣。

       对这首歌有种特别的感觉,因为在1960 -70年代常听到,如今再听就想起此地旧时街景,尤其是西海岸这一带。
       记得1950 – 60年代通往虎豹别墅的那条小马路,一边是虎豹别墅,另一边就是大海,今天康庄大道似的的西海岸快速公路以往并不存在。
       那年头新加坡可供游玩的去处不多,因此,农历新年期间,虎豹别墅往往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小时候,有一年大年初一和家人挤巴士到虎豹别墅,在争先恐后兵荒马乱之际,下车时一不小心,差点就掉进了海里!
       昔日居住西海岸一代的仿佛以马来人居多,唯一通往裕廊的是一条窄窄的双向柏油路,路旁除了几间教堂和回教堂以及少数有钱人的“吃风楼”(别墅)以外,都是一些简陋的锌板木屋,我现在住的地方以前就是个马来甘榜。
       《寒雨曲》令人想起从前,除了因为当年常听到,也总觉得它的旋律曲调带有点马来风味,使我想起昔日向晚细雨中的马来村落。
       俱往矣!如今取而代之的都是一些私人公寓和豪宅别墅,除了“翻新”后“奄奄一息”少人问津的虎豹别墅,昔日情景已几乎荡然无存!或许,这是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但没有回忆也不在乎在意有没有回忆,仿佛也是新加坡独特的一种“创新”求存的“务实”态度?!
13.1.2018




2018年1月10日星期三

潘耀田博客 - 回首8

       我们这一代的新加坡华校生,大多热爱中华文化和中国文字。
       原本我在联合早报副刊的“四方八面”还有个个人专栏,此外,间中也常常发表一些有关音乐的评论文字。2010年起,因为不能认同联合早报的一些作风,从此不再投稿,有什么想讲的,就诉诸博客文字,虽然没有稿费,读者也相对少,但乐得自由自在 - 想写长一点或短一点都可以率性随意,完全不必考虑编辑们的“感受”。
2005年新加坡青年书局出版的潘耀田杂文集,内容包括了曾经刊登在联合早报的专栏文章以及音乐评论文章,此书市面上仿佛已绝迹,或许还可以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里找到?

       我所写的也许并不一定都对或准确,但这些文字表达了个人对国家社会以及生活的种种关心以及想法。有人也许会问,一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为什么有时要论及一些和政治有关的事?别忘了艺术家也是人,他在生活里所面对的和周围的人很多时候并无两样,一个人如果对身边的人和事都漠不关心或刻意选择明哲保身,那他/她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艺术家。
       回想起2010年刚开始写博客时,毕竟不是个文字工作者,写得比较慢,好不容易写了一篇,读的人却往往只有三两个,那段日子真是惨淡经营!
       不断坚持之下,一年后情况渐渐有点起色,每篇文章都有至少30上下的阅读人次,偶尔也达到2 - 300人次。2011年新加坡青年书局也出版了“潘耀田博客”。
2011年新加坡青年书局出版的“潘耀田博客”,2010至2011年所写的博文都收录在内,此书市面上仿佛也已绝迹,或许还可以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里找到?

       自从网上中文论坛“新国志”转载我的好些文章以后,也许因而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自2015年起每天的阅读率都基本稳健保持在100上下,每篇文章的点击率则是从100多到2700多不等。至今截止总阅读人次为232468。(2010 - 2011年间的阅读人次不算在内,因为结集出版潘耀田博客一书后曾想停笔,但停了几天又重新上路)
       略为统计,从2010年至今,包括本文共写了891篇文章。如果平均每篇800 - 1000字,不知不觉,至今已经写了至少800000多字了!(有此“成绩”,或许也必须感谢联合早报的“促成”?!)
       我的博客读者以本地为主(约占总阅读人次的70 - 80%),其他或多或少零零星星的读者也有来自包括了亚洲的中,港,台,日,韩,印度,巴基斯坦,东南亚的泰国,越南,印尼,文莱以及邻国马来西亚。西欧的英,美,加,法,意,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等。东欧的俄罗斯,乌克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等等。北欧的芬兰挪威。还有澳洲纽西兰以及一些中东国家等等等等 ............. 无论您来自何方,在下都衷心感谢关注!
已故新加坡词曲版权协会主席曾贵明先生来函

       天长地久有时尽 .............. 也不知哪天写不动了(心死了?)或不让写了?就一切随缘!
       诚然,写文章不是我的专长,顶多只是一种业余玩票,继续写,除了抒发情感,也不图什么,作为一个本地末代华校生,或许也算是聊尽一份华教文化承传的义务和心意,同时,也不负当年老师们的种种淳淳教诲?
10.1.2018


2018年1月8日星期一

乡愁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只生愁!”
有缘结识了回乡探亲的江学文先生,学文先生是早年南洋大学的海外校友,如今寓居加国。和谦谦君子的学文先生谈起一些南大往事,令人无限感慨!
       近日看到学文先生的一些抒情文字,更深深感受了其中沉重的悲哀与失落!一时不禁“触景生情”,虽然从来没有写过这类格式文字也不懂诗词格律,也“豁出去”了:

昔日匆匆似辞庙,
五湖四海寄余生。
千里来寻梦回处,
乡音已渺奈何天!
 
      不知这首“诗”是否也“适用”于许许多多如今身处天南地北的(前)南大生身上?
       遥想当年,华文教育的处境以及许多南大生的困境 - 出路问题或被逼停学以至漂泊海外!那种百味杂陈纷乱不安的心情,就有如南唐李后主笔下的“最是仓皇辞庙日” ............. 好像都是“无妄之灾”?只是,李后主失去了唯我独尊的荣华富贵,华校生失去的却仿佛更多 ............ ?!
       多年以后,昔日的莘莘学子,满脸风霜千里迢迢的回到了经年累月午夜梦回的家乡,却惊觉从前的家园人事已如沧海桑田大江东去,无从也无处寻觅,,就好像《牡丹亭》里的“游园惊梦”一般 -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如此这般,怎不教人唏嘘!
9.1.2018




2018年1月5日星期五

家务

       自从为我们服务了20多年的印尼佣人离逝之后,家里迟迟没有再请佣人。其中主要原因是人非草木,相处有年,一旦面临生离死别总是令人难过,因此,不想再重复这种“伤心事”,等哪天老得不能动了再说!
       没有了帮佣,日常家务总是要有人做,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顺理成章的,除了太太周末烫烫衣服,其他如户内扫地抹地清洁卫生,户外修枝剪草都归我负责,伙食方面,如果不是从外面买回来,便由我煮些简单的东西来应付,更换灯泡等等简单的家居维修更不在话下。
       一年多下来,有关家务水平,根据家中“口碑”统计,个人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比起之前的两个佣人,只有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本人这方面如此“优秀”,但请别“考虑”要我做您的佣人!哈哈!)其实,无论好不好或值不值得“骄傲”,道理都很简单 - 这有关人的“私心”。
       何谓“私心”?记得以前在本地有首流传很广的华文歌曲《采茶灯》里头有几句歌词,就很能表达这种“心态”:.......... 从前采茶为别人,如今采茶为自己 .......... 为自己服务,怎能不尽心尽力鞠躬尽瘁?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或没有发现,时常做家务其实是一种很好的健身运动,年纪稍大的人,刚开始不习惯可能会有点腰酸背酸,但久而久之你会发现手脚渐渐比以往灵活有力,人也比较精神。
       从前的所谓读书人什么家务都不屑去做,认为有辱斯文,什么叫着斯文扫地?是指那些读过书受过教育但不懂何谓廉耻的人。
       其实,斯文人为何就不能扫地?这只是一个心态问题罢了,何况有空做做家务扫扫地也有益健康,一举两得,朋友们何不试试?
6.1.2018





2018年1月2日星期二

明哲保身?!

       文字是很奇妙的,它既可以表达正义正气,也可以用来欺凌恐吓,可以诗情画意,也可以面目狰狞,就看握笔的或在电脑键盘后面的是神是鬼是人是兽?只是当今世界,有时除了敌友难分,就连神鬼人兽都难辨?!但时间最终会证明一切,就看你有没有机会看到!看到了,会开心还是悲叹?!
       前一阵子被某人在FB公开无理取闹攻击侮辱,一时莫名其妙?后来经朋友指点才逐渐了解其中“奥妙”,原来是个“一脸忠贞”的受雇文棍打手的“例行工作”罢了!
       有过来人朋友还笑我:现在你知道讲真话和有正义感的代价了吧?其实,我一向所要表达的只是有感而发,并不为了强出头或针对任何人,只是我也没法阻止别人对号入座!也许是时空不对?关键是,我什么地方讲得不对了?
       不正面回应来意不善的文字,不是因为要珍惜羽毛浮名,反正:此时此地无论官方民间,真正会欣赏和尊重艺术家文化人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幸灾乐祸隔岸观火的乡愿却可能满街都是?!只是不屑,也不愿浪费时间精神回应那些毫无意义和下三滥式的谩骂。有朋友骂道:“人贱无敌”,我把它正面的理解为:当你不把自己当一回事时,别人也就很难伤害你了?
       有些人或者会觉得这是在自寻烦恼,我只觉得每个人对社会都应该有个责任 - 一个能让社会迈向文明进步,真诚和谐的责任,这种想法对许多聪明人来说未免天真,但如果读读历史,你会发现许多中外伟人的理想一开始都“很天真”“很单纯”,但人世间种种美好事物和希望却也往往因此而生。
       你不一定要成为一个行侠仗义的英雄侠客或伟人烈士,但一定要有起码的是非观念以及正义感(通俗一点的来说就是良心良知,最好也相信世上有因果报应这回事),并且,这种感觉和感情在有必要时就应该(有智慧或本能的)表现出来,不然就几乎等于没有。
       也不是要讲什么大道理,但试想想,如果每个人看到不合理的事时都因为事不关己而“明哲保身”的转过头去,那这个国家社会还有多少希望?(永远记得那个道貌岸然,曾和我说“明哲保身”这句话的“朋友” ........... 我不会尊敬这样的人,无论他读过多少书,艺术造诣有多高,都只是一个形象矮小的人)
       其实,“明哲保身”原意并不坏,有时可能还是一种有智慧的表现,就看是什么情况下由什么人说出来?被时代潮流所断章取义的“明哲保身”就和文字,武器,“同志”,“奇葩” ........... 一样无辜?
3.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