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星期一

FB上的人渣?!

       在过去的岁月当中,曾经被狗咬过三次,原因一是太相信朋友(朋友斩钉断铁的说什么他们的狗绝不咬人!那我不是人?!),二是太相信狗?!
       更倒霉的是,除了被真狗咬了三次,无独有偶,祸不单行,这一年来还被“假狗”咬,同样也咬了三次!
       约一年前,由于有个网上的朋友对我一篇文字表示赞赏,不知何故就引起了一位素未谋面素不相识的仁兄的严重不满(我什么时候踩到了牠的尾巴?!),除了在该网友FB上留言讽刺,还像疯狗一般在其个人FB上没头没脑的对我作人身攻击!说没头没脑,因为“耐心”看了有关文字,除了挑文字里的毛病就是种种狗血淋头无中生有匪夷所思的污辱!此外,都不知道他(或牠?)究竟在“吠”什么?(实际上,我的专业是作曲,写文章只是玩票性质,写得虽也算快,但谈不上什么文字功力,更从来也没想过要成为什么大文豪!只是偶尔想表达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以及抒发一下情感而已。因此,时常标点符号随意乱用也不管,只要看的人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
       此人为何如此行径?据他自己“坦承”:就因为我有一点小名气便拿我来“开刀”(他真的这样说:“开刀”!也许希望我会和他来个笔战而引起他人的注意?)!各位朋友看看:这样的人品素质!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是不是有点像只寄生虫?自己没有本事,更没有骨气,一心只想踩低别人以及利用别人的成就名声来抬高自己?!
       我从不认识此人(也不想认识),更不知道他的FB,此事还是一些不认识的网友为此愤愤不平而转告我的,我当时告诉这些有心的网友:对于那些来意不善无理取闹,无脸见人的人(此人FB只有个简写的英文名,连照片也不敢放?是那种典型躲在电脑键盘后面放冷箭的懦夫?),我是不会浪费精神时间去回应的。
       为了求证,便上了此人的FB探视一下,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乖乖不得了!其中好些“内涵”就和此人的文字一样 - 令人不忍卒睹!可怜的是,作家怀鹰先生的文章竟也和这些“东西”“并列齐驱”!
       后来有人和我“分享了”一点此人的背景(可能以后还要向他讨张此人的照片公诸于世?让各位也见识一下此人的真实嘴脸?),原来,此人曾经在本地华文媒体任职(不仅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还曾经是个记者!),因为好赌成性欠债累累被人追债追到报馆而被报馆开除!
       也许是“出名”心切,不久之后,此人又另寻目标“开刀”,这回找上了本地文史界德高望重的柯XX老先生,这次骂的更凶了,简直就是惨不忍睹,以至听说无辜受辱的柯老先生盛怒之下要诉之于法!
       我发现此人仿佛专门喜欢选择一些上了年纪有点名望的人来“下手”,并以他们的年纪来揶揄调侃,对他们公然尽情凌辱以“平衡”自己的“精神不平衡”?!他大概忘了自己有一天也会老,也不相信会有报应?!
       大约两个礼拜前,此人又突然再度发难(再次免费为我动手术!),有人看到了就对我说,为什么你不骂回他?我说:如果你被狗咬,你会咬回牠吗?!
       昨天,此人又来乱吠.................. !!!!(不久有关文字又自行取下?!)
       长篇大论说了以上这些,并非要回应什么,老实说也不屑。
       我只是想对FB上的“大哥”“大姐”们说:你们无妨继续风花雪月自我陶醉,只是拜托别再说什么“正义”了,我相信物以类集,如果你们的FB朋友当中有这类毫无道德廉耻的“人渣”,你们也还能和这样的人保持“朋友”或“兄弟姐妹”关系,对不起,就恕我不再奉陪了!
       本来嘛,期望能在FB上找到“正义”就是一种天真幻想?这些日子更是看到了许多利益权衡酒肉交情等等“时穷节乃见”的例子!
       最近看到了一个非洲野生动物视频,很有点感触 ........... 有一只野牛在河边喝水时不幸被一只鳄鱼咬住了后腿,情况危急万分,而牠的许许多多同类只是在旁边看着,一点也没有上来相救的意思!眼看野牛就要被拖下水了!幸亏来了几只“见义勇为”的河马,野牛才得以捡回一条命!片末有字幕曰:当你有难时,救你的往往不是你的亲人朋友,而是一些陌生人!
       有时感觉,互联网就像是个由科技文明所打造出来的一个蛮荒世界?既虚拟,也真实!上述视频情境,似曾相识?!

12.12.2017
FB上的正义?!

       什么叫做正义感?个人的理解是:这是一种人对事物是非黑白的正确判断+正面反应+行动表现。其实,或许不一定只是人,有时连动物野兽也会有这样的下意识?若然,悲哀的来说,人类(准确一点来说也许是人渣?)有时还比不上动物?!
       当初被FB所吸引,有一部分原因是看到了其中一些“正义之言”。当时感觉有些人肯主动的花时间精神来关心社会动态,敢于对政策提出质疑甚至鞭策,实属难能可贵令人敬佩!
       只是涉猎接触渐深,又觉得有点迷惑?诚然,作为一个网上的议论群体,参与的人是越多越好?问题是,在FB参加议论的人往往在文化水平或人品素质上往往显得良莠不齐?这虽然无奈也属自然,或许也不是最重要的,关键的是要诚心诚意以事论事,不然,只是个人主义式的意气用事或言不及义,又有什么意思?!事实上,无论什么事物,其公信力和说服力往往来自其品质。就如辩论和打架不同,所讲究的不是人多势众,而是有理无理!没有素质和品质的事物就有如朽木不可雕,是没有希望和前景的!
       也许经营有年,FB里头也有些比较活跃或人气较盛的“大哥”“大姐”,这些“大哥”“大姐”在“享受香火”之余能不能看清楚自己群组里的素质问题?在多多益善的前提下?你或许不能选择自己的群组成员,只是无论有意无意,作为组群的“领导”,除非能力有限不能分辨是非善恶?不然,在看到群体里有不合理的事就应该不计个人(人气)得失及时挺身而出,对问题提出正确的看法,甚至对有问题的群体组员晓以大义?如果不能,除了辜负了别人对你的期望,你又能算是个好榜样吗?讲的夸张点(或抬举点),最终你真能带领“你的群众”到达“应许之地”?
       当初,这些“大哥”“大姐”满腔热情的言论,不就是为了所谓的“正义”?如今如果就为了“顾全大局”而“姑息养奸”,究竟还剩下多少“正义感”?最终又真能达到“团结”的目的吗?
       另外,“正义”或“正义感”可以“因时制宜”或因人而异或打折扣吗?若是如此?本身和平日里所针对批评的对象又有什么分别?
12.12.2017




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

乌合之众?!

        FB有时令人开心,有时也教人伤心!
       “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是千古不易的真理(搞政治或做生意或另当别论?),只是往往知易行难,因为人是复杂的?!
       很多时候,不只是有些人不愿成群结党,有些国家或政党相互之间的态度也如此 - 不愿与他人“共襄义举”?
       不是说“人多好办事”吗?现实往往是,除了不能一心一意的做到“团结就是力量”,还人多口杂,更不要说其中人品文化水平参差不齐了,还有黑白不分的乡愿以及别有居心者(无间道?)。
       最可恨的也许还是那些平日看来“有正义感”的“聪民”(讽刺的是他们还把另一些人称为“渔民”!),来到一个关节点,为了一点“江湖义气”?或为了要当“大哥”“大姐”?就忘了“初心”,还原形毕露面目可憎?!
       个人或许天真,但毕竟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许多之后,特别相信从生活中所学习到的一些事(或教训),其中一件就是:一个人的言行往往代表了一个人的人品,而这些言行态度在其人有意或无意之间表现出来的往往最为真实。不信请上FB见识见识。有些人也许忘了一点:物以类聚,你的朋友往往就是你个人精神面貌的写照。
       不明白,为何这些“聪民”(或“高级渔民”?)竟然会相信两个(或其中一个)恶言相向的人可能重归于好尽弃前嫌?就为了某种“共同利益”或“理想”,你就可以容忍或接受一些人的虚伪无耻下流贱格?!虽然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但和一些恶人小人一鼻孔出气称兄姐道弟妹什么的,(除了政客以外?)真能心安理得吗?这里头的“原则”又是什么?这还只是外围政治或政治的外围而已,做人犯得着如此吗?
       老子(是老聃,不是我)理想中的大同世界,其实是要从个人自己做起,也就是说一个人能做到独善其身或先正其身才可能兼善天下,才有可能世界大同。然而,看看周围的世界,看看FB上的许多嘴脸(当然不是全部),看来,所谓的“大同世界”总归只是个美丽的幻想?!难怪老子当年要西出函谷关!
       诚然,网上不乏有心人,网上的言论或许也多少有其正面或负面的社会影响力,但说句丧气的话,如果太多言不及义不明事理或是非不分的“浑人”参杂其中,最终除了不免同流合污?或许只能成就一群成不了大事的乌合之众!
10.12.2017

2017年12月1日星期五

孩子们的“儿时记趣”

       仿佛有人说过:你的儿女并不属于你。
       事实也如此,孩子们长大了有他们自己的思想以及天地,他/她们最终也可能成为别人的丈夫妻子和家长..........你能够保留下来的,也许只有一份亲情以及无穷的回忆。
母子三人在竹脚医院外留影

       孩子最有趣以及惹人怜爱的时候也许就是从襁褓时期到小学时代,尤其是婴孩时期,你看他那笨笨的样子,好像天真无邪毫无心机,其实他们往往“很有想法”,而且还很懂得以及执着于自己的“权利”,并且有恃无恐!(一来,他们基本不懂的什么是可怕的?二来,他们仿佛知道大人们会“认真对待”他们有理无理的“抗议和呐喊”),稍微不顺其意,他们就会毫不思索的挥动着一双小小粉拳对你迎头痛击!因此,你在外或许还可以“横眉冷对千夫指”,一回到家,往往就要“俯首甘为孺子牛”?!
弟弟的生日

       他们在家里经常横行霸道(往往比太座大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嘘,这是秘密!),小的那个那时还不懂得走路,但自从有了自己专用的“座驾”(婴孩小车)之后,天天在家里横冲直撞好不威风,有一天合该有事,一下撞倒了我摆在客厅里的中国大花瓶,只听哗啦一声,霎时之间满地都是“残垣断瓦”!正想大怒,哪知道这小家伙居然懂得恶人先告状,先给我来个下马威 - 大哭大叫,一时惊天动地日月无光,真是秀才遇到兵?最后,还要先安抚安抚 sayang sayang 一番才得以收拾残局!
有图为证 - 横行霸道的小家伙

       我没有洋名,但孩子小时候一时好玩,就给他们随意安了个洋名,大的那个当年体格瘦小,有点像童话故事里的彼得潘,刚好我也姓潘,于是就戏称他为Peter Pan。可惜他似乎不怎么欣赏这个名号,也许时代不同了?他更喜欢 Harry Porter
哥哥

       小的那个也给安了个洋名,那是来自福建话“吃力”的谐音,因为这家伙刚生下来时,有好一阵子几乎是没完没了的“夜夜笙歌”(当然比“夜半歌声”悲惨得多!)令我夜夜不得好睡,一气之下,就干脆把他叫做Gerald!出乎意料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后来居然很喜欢这个雅号,于是沿用至今!
 
弟弟,别看他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小时候真的很“Gerald”!

      值得安慰的是,兄弟俩从小到大感情都非常和睦,印象中仿佛从来也没有吵过架?上学之后,两人有时会一起玩那种打打杀杀的电脑游戏,挤在一张椅子上玩的入神时,嘴巴便会同时慢慢张开,除了没有发出声音,就像两只蹲在池塘边的青蛙一样?我走过看到,就大喝一声Close your mouth!(闭嘴),只见嗖的一声,两张嘴不约而同分秒不差同时闭上,煞是有趣!这种情形,当我再次走过,便又会再度“重演”,如此周而复始,他们乐此不疲(电脑游戏),我也乐此不疲(青蛙闭嘴游戏?),想想也觉得滑稽好玩!我这个做父亲的有点不正经吧?!哈哈!

武吉宝美Bukit Purmei旧居

      俱往矣!以上只是一些孩子们的小时点滴,总算是幸福的回忆吧!

2.12.2017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廉耻?!

       老一辈的华人(就说上世纪5-70年代的人吧?),有读过书或没有读过书的,也无论在道德品行方面如何如何,绝大多数都懂得廉耻二字的深刻含义。
       也许是时代不同了,教育价值观也改变了?再加上传媒通信方面突飞猛进翻天覆地的“进步”,1980年代之后的人,也仿佛无论老幼或教育程度高低,对于“廉耻”二字都已没有老一辈人的“敏感”?!以当今的华文水平,有些人可能都不认得这两个字?!
       廉耻或许可以到一边凉快去了?现在有些人最怕的也许是“没面子”,怕“没面子”主要是“爱面子”的缘故,其中有种种不同的情况,基本以毫无意义甚至匪夷所思的居多,有时就连穿着打扮的审美观也如此?!但就是和“廉耻”无关(虽然“廉耻”也多少关乎面子问题)。
       有些人为了“面子”,很多时候打肿脸皮充胖子,甚至不分黑白罔顾道义无视做人原则,为的往往就是要“争一口气”?!也不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最终却弄得嘴脸像市井流氓一般,就像广东人所说的“下流贱格”!(看看近日FB!)
       为何这些人就是不明白,这样不顾自我人格形象兼丑态百出的死缠烂打,就算让你赢了又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吗,就会“有面子”了吗?诚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使得这些人乐此不疲的是一批更可恨的东西 - 那些在旁边嬉皮笑脸喝彩助威,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渣?!
       从前的人如阮玲玉极为懂得何谓自重,因此,可以因为“人言可畏”而自杀!早年有些日本人为了让人家知道他们的“廉耻”观念,还不惜公然来个令人惨不忍睹的“破腹掏心”表演。
       有些事虽然见仁见智,只是为何现在的人教育程度普遍比较高,廉耻羞耻感却往往相对比较低?!以前的社会或许比较保守,但社会舆论力量比较大,人心相对也比较单纯淳朴,就说是思想简单也好,价值观或因此也显得比较黑白分明,虽然有时就像有些粤语残片一样忠奸立辨天真幼稚,但其中所表达的“廉耻”观念还是毫不含糊的。现在都说时代进步,但许多人性价值观似乎就和一些今天生活里的衣装打扮审美观一样 - 以前认为见不得人的(只有黑社会分子或流氓会做的事),如今却百无禁忌的大行其道,还唯恐有人不知,并且不分男女平分秋色!或许以此类推,举凡以前许多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事,今天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了?社会于是没有了黑白,只剩下一片灰蒙蒙!可悲乎?!
28.10.2017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欺老?!

       无可否认的,新加坡政府对老人福利方面是有做了一些工作,这些受益的老人主要是70岁左右或以上的退休人士,也就是所谓的建国一代。当然,所谓的福利并不包括大选期间“有目的”的(?)给一些老人提供巴士服务以及食物饮料。
       此外,却有越来越多“欲退不能”半老不老或老而未朽的人士还在生活线上挣扎求存?!
       究竟怎样才算老?有时也见仁见智?是心态智能还是体能?在此地,由于普遍(盲目?)倾向重视年轻以及文凭(注),无视经验阅历的心态,职场岁月于是仿佛变得“日短夜长”,人过三十就好像已经开始要步入临近黄昏的午后,如果不幸40岁左右被裁而失去工作,往往就很难找到和之前薪酬相当的工作,有些人还可能长时间甚至永远也找不到一份追得上生活水平以及薪金稳定的工作?!再加上如今百物飞涨,有家庭孩子的,前景更是堪虑啊!
       无论官方或私企,对聘用一事固然有其“现实”或“务实”的考量,只是这些建立在种种僵硬(甚至愚蠢?)条文条例下的考量是否都符合“实际”二字?
       最近碰到一位到了退休年龄,在大学里教了30多年的朋友,他说大学还会“续聘”,但薪水则会降到原本薪金的5分之1左右!对这位朋友而言就像鸡肋,但似乎也没有什么选择?!
       或许,这不完全是个算数问题,问题是:这个教学经验丰富且精通双语的朋友难道就比新来的,比他年轻一半(?)的“后辈”工作能力差了5分之4了吗?环视四周,以上例子仿佛只是许许多多不同行业里的冰山一角?!不幸,在有关艺术的方面也往往如此,有时便形成一种后辈学生领导前辈老师的现象!这在一些文化传承比较深厚的(尤其是东方)国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就不要说什么敬老尊贤了,只是:这样是不是有点浪费人力资源?(就像每年每月每天无数被逼“英年早逝”的豪华车辆?!)另一方面,这些“无意间”(?)淘汰了他们前辈的年轻人目睹这些之余,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将来是否也会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和寒意?长此以往,他们以及他们的下一代对这个地方还会有归宿感吗?!
       这种事如果人人平等那还没话可说,令人不解的是,有些人究竟何德何能?竟能“老”居高位,并且居高不下?!这对新加坡一向以来所崇尚的务实价值观或所谓的“任人唯贤”是否是一种严重的讽刺?!难道:有些老人可欺?有些老人不可欺?真的有如传言所说:就因为他们是某些人的brother?!

注:就好像昔日台湾政治圈里所谓的“崔台菁”(当年台湾的红歌星)- 崔(吹牛)台(懂得抬举,也就是福建人所谓的poh?)菁(年青也)?!

23.10.2017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也是一种修身养性?

       首先,必须感谢老友承志的代劳 - 为我在网上标得一把1960 -70年代美国制造的Gemeinhardt专业型纯银古董长笛,这是一把手工制造的法国式长笛,据说是当年Gemeinhardt的旗舰制作之一,制作水平直追当年的美国顶级名牌Powell以及Haynes!可惜 Gemeinhardt近年来就和Haynes一样仿佛已风光不再(1960 -70年代的Haynes老长笛如今还是很有市场,价钱也不低),也许因此,我才得以以一个相对非常低的价钱标得这把品相性能俱佳的长笛。
 
我的新玩具-1960 -70年代美国制造的Gemeinhardt专业型纯银古董长笛


手工制造的Gemeinhardt专业型纯银古董长笛



原装的Gemeinhardt长笛盒子


原装的Gemeinhardt长笛盒子外套

      其实我已经有好几把长笛了,还买?!也许是贪心吧?但乐器就和音响器材一样,当你换了“硬件”(音响器材或乐器),你的“软件”(在之前的音响器材上所听过的CDLP或在之前的乐器上所练习过的曲目)仿佛也同时更新了,会有种截然不同的感受,新的趣味也因此而产生。
       近一年以来,突然心血来潮,重新拿起已尘封荒废了30多年的长笛,重拾昔日曾辛勤练习的残余成果。重新上路,发现自己的演奏水平已和一般初学业余者好像没什么分别,一开始很有点挫折感,只是毕竟当年也下过点工夫(虽然也是半路出家,但多少还算是科班出身吧?),虽然此间过程不免有点跌跌撞撞起起伏伏,但坚持努力之下,除了体能今非昔比以外,以往许多如高山一样不可企及,看不到顶峰的难曲,如今仿佛也渐渐有峰顶在望的感觉?
       上面所说似乎和修身养性没有什么关联?实际上,从个人的经验感觉,在练习长笛(或做任何自己喜欢的事)时,如果能做到身心投入精神专注,就会和潜心修炼一样,最低限度,可以忘却一些生活中的烦恼,而当你得到一些意料之外的进步成果时,心情会更愉快。
       另外,就和声乐一样,练习吹管乐器必须非常注意运气方法,如果运气得法,除了能帮助解决一些演奏技术上的问题,在享受自己所“制造”的音乐的同时,经常“如此这般”的做正确呼吸运动,肯定有益身心健康。
       不计得失而对事物坚持的精神同时加上对身体有益的活动,不知道这是否也是一种修身养性?
       下来,或许应该要探讨探讨如何遏制“贪念”?哈哈!
18.1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