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可怜天下父母心

       也是人同此心?年轻的时候大都无法体谅父母对自己的种种忧心?到了自己也为人父母之后才能真正了解以及体会此中关爱?!
       近日两起国民服役人员意外死亡事件在报上网上都传播得沸沸扬扬,其中所提及的一些军训情况,不禁令人回想起1970年代当兵时的种种。
       记得当年报到入伍时是在旧加冷机场所在地的,也就是后来的人民协会旧址,那时仿佛是个军营?和今天的CMPB相比,可说是简陋的很?不像今天的“热烈”情况,当时也没有家长亲人来送行,场面凄清冷淡,自己办完手续,拎了简单的行李便和其他素不相识的人一同爬上军车,朝军营出发。
       到了 Maju Camp 军营,长官训话告诫种种之后,一安顿下来,就开始训练。第一个,也是印象最深刻的训练项目:(就和现在一些情况类似?)穿上了从未穿过的军服以及笨重的军靴,也不管你的体能情况如何,也不教你什么方法,就在教官们呼喝驱赶之下,让你和众人一起奔跑,路程仿佛无穷无尽,就算精疲力尽,没有长官的命令也不准停下,有些人受不了就当场晕眩呕吐 ….........
       当时的伙食和今天的也有天渊之别,来来去去就是那几样,一般简直可以说食之无味,吃只是为了维持生命体力而已?记得最著名的一道伙食就是“铁线米粉”,吃起来真像是在咬铁线!当时的吃相就是名副其实的“咬牙切齿”!
       那时的军服也没有现在的那么方便穿戴,在严格的要求下,除了要烫的平直,长袖上衣衣袖也要折得整齐对称,军靴更是要擦得光可鉴人(真的,不是开玩笑) …............ 不然,嘿嘿,军法伺候!哪像现在?!这些除了需要一定“手艺”也挺时耗费劲的。
       但这些都不算什么,精神上和心理上负担最重的的还是时时要面对那些“喜怒无常”粗言暴语的各级长官。此外,如果你不够机警或性格比较软弱,其他的“同袍”也会欺侮你,我就见过有人被欺凌到当众哭出来!简单来说,在军营里,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服从命令是首要考虑,几乎没有什么个人意愿和尊严可言?!
       时光荏苒,到了孩子将要入伍时,回想起自己当年的经历,就特别担忧,更糟的是,还不小心看了大导演Stanley Kubrick1987年的经典越战电影《 Full Metal Jacket》,里头有些“栩栩如生”的军训情节令我震撼之余,有好几个晚上都睡不好!(绝无夸张,你若看过这部部电影,就能理解我的担忧。特此忠告,若有孩子即将入伍或正在服役者,除非晚上不想睡觉,不然千万别看!)自然,这些当时不便也不愿和太太“分享”。

Stanley Kubrick1987年的经典越战电影《 Full Metal Jacket》海报
       俱往矣,老天保佑,如今两个孩子都当完兵了,心下也安定了。诚然,保家卫国,人人有责,一些状似“不近人情”军训背后的“苦心”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只是无谓的“牺牲”多了,为人父母者又情何以堪?!



18.5.2018

2018年5月12日星期六


感慨

      邻国马来西亚大选尘埃落定,虽然当局者有人欢喜有人愁,但在FB上基本是一片欢腾,再任首相的马哈迪也开始公布内阁部长人选,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被委任财政部长,这也是自陈修信以来的第一个马国华人担任此职位。这显然是值得所有海外华人都高兴甚至骄傲的一件事,但林冠英回答中国记者的问题时却令人突然有点感慨 …......

When asked on his appointment as Malaysia's first ethnic Chinese Finance Minister since founding Finance Minister Tun Tan Siew Sin, Lim Guan Eng said, “ I'm sorry, I don't consider my self a Chinese, I am a Malaysian.”

       有网友这么回应:“作为财政部长,林冠英回答中国记者发问有关华人作为财政部长的问题时,他说我以马来西亚人自居不以华人身份为考量。漂亮的回答!”(漂亮?还是聪明?)
       基于某种价值观,个人对政治一向没有兴趣,也无意针对任何人,毕竟,无论何时何地,在政治里,碰到左右为难的情况,首先考量的还是“务实”以及“识时务者为俊杰”?只是如果身不在其位的华族人士也有样学样的动不动就这样冲口而出 “I don't consider my self a Chinese …....... ”又会不会是一种海外华人的悲哀?!
       曾几何时,“华人”二字变得如此敏感和沉重?!
13.5.2018



2018年5月8日星期二


天路

       这是一首原本以藏语唱出的颂歌,藏族歌手巴桑充满深情高亢入云的演唱录音是众多版本当中我最喜欢的一个。
网络图片:西藏风光

       本来也不晓得有这样的一首歌,还是几年前本地已故指画大师吴在炎老先生的公子怡龙兄介绍给我听的。懂得上网之后,在网上也听过其他歌手的录音,但听来听去还是心仪这个。后来还根据这个录音的乐队部分改编了一中(华乐)一西(交响乐)两份乐队演奏以及歌唱伴奏曲谱,也算和这首歌有缘吧。

《天路》
(屈塬作词,印青作曲)

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
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
像一片祥云飞过蓝天
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

黄昏我站在高高的山冈
看那铁路修到我家乡
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
为雪域高原送来安康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
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
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
各族儿女欢聚一堂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青稞酒酥油茶会更加香甜
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

       无论歌曲和政治之间的千丝万缕,但美好的音乐总是能感动人心,平心而论,有些事仿佛也相辅相成?政治虽然免不了丑陋的一面,但有意无意之间也成就了许多匠心独具的艺术创作,别的不说,就说中国文革前后的许多音乐舞蹈以至样板戏,先不谈作品的艺术内涵深度以及创作者对有关作品的思想认同,单从创作技巧来看都是一流的,没有一定的创作热情和时代的冶炼,这些作品是无法如此深刻的感染当时以及后来许许多多各阶层受众的。
       对许多曾经在有关历史中“身历其境”者而言,我们如今得以轻松愉快享受这些“劫后成果”,也许显得有点自私甚至无知,但退一步来说,好不容易事过境迁,如果都没有人再关心或欣赏这些“前人”历尽千辛万苦所留存下来的艺海珠贝,对那些曾经付出过的人来说,不是更悲哀?毕竟,这也是无法抹去的历史见证之一?
9.5.2018

欣赏巴桑演唱的《天路》请链接或点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CciWC0tjfg&vl=zh



2018年5月7日星期一


不讲粗话就是“道貌岸然”?!

       虽然个人没有讲粗话脏话的习惯,但一般也不怎么介意别人讲,只要是“在情在理”以及“恰如其分”(当然场合也很重要)。所不能苟同的是:有些喜欢骂粗话的人认为那些不喜欢或不讲粗话的人都是在故作“道貌岸然”!不讲粗话也有“罪”?!如果是这样,古往今来“道貌岸然”的伟人名人又何其多?无论远近,你可以想象古代的孔夫子,屈原,岳飞,李白或近代的孙中山先生,鲁迅先生,胡适之先生爆粗口吗?
       按这些人的逻辑,“道貌岸然”的意思也就是虚伪意思?那不“道貌岸然”的表现,就是百无禁忌随时随地兴之所至就爆粗口?不知道这些人在自己顶头上司或父母子女或老师学生面前是否也能贯彻其“处世原则”- 不“道貌岸然”的展示“真我”?
       今时今日,偶然讲讲点粗话仿佛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一个人的言行往往反映了一个人的教养以及文明程度(最起码给人的印象是如此?)?
       爆粗口是一种词汇有限“急不择言”的现象?有位富有研究探讨精神的FB朋友就不厌其烦的引经据典:“鲁迅说过“急不择言”的病源 - 并不在于没有想的工夫,而是有功夫的时候没想。《华盖集 – 突然想到》”,也就是懒惰的意思?
       或许,讲粗话也只是一种个人的选择或习惯罢了?诚然,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只是将心比心,也应该明白何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然,除了蛮横还很独裁?!
       我猜想:这或许也是“四书五经”里没有孔夫子讲粗话记录的缘故?!
网络图片:一脸无奈

8.5.2018


2018年5月6日星期日



粗话

       粗话原本是一种社会低下层市井语言里的情绪或加强语气的表现,草根民众言谈之间偶尔爆出一两句,也并不一定是在骂人,更多时候只是一种习惯性的口头禅,对于此道中人,很多时候还是一种亲切的声音,并喜欢以此互相“问候”(虽然有时不免会祸延考妣)!
       似乎是约定俗成,无论是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只要是有人类的地方,就有这一类语言。据说:有人“发现”:每到一个不同国度,学习新的语言,最容易“上手”的就是当地粗话。
       世上的粗话大多和性有关连,吊诡的是:传统上讲究孝道礼教的中国人(华人),在这方面却时常不尊敬别人的父母,而且通常还是熟人的父母!相对来说,虽然在二战时烧伤奸杀,无所不为,日本人在这方面却还比较“文雅”,他们最常用来骂人的“八格野鹿”也只不过是浑蛋的意思而已。最重的字眼 - “畜牲”一般只用于自责。
       虽然现在普遍认为男女平等,但一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间,毫无忌惮的讲粗话还是特别令人侧目的,所展现的却是另一种令人却步的“女人味”,若和男人对骂往往就更吃亏了。
       讲粗话一般除了所谓的习惯(成自然!)以外,通常只是为了要逞一时之快。在今日的社会,冲口而出的一句粗话,后患可大可小。一般虽或不致名誉扫地,但肯定不会为个人形象加分。可是为何还是有人“乐此不疲”?是生活压力,习惯,环境或修养层次使然?
       不喜欢(讲)粗话,不是假斯文或故意“道貌岸然”,因为它有精神上的杀伤力 - 除了有双刃剑的性质(损人不利己),也有散弹枪的特点,容易“滥伤无辜”(上至父母,下至姐妹)。有人说粗话也是一种语言文化,也许见仁见智,但肯定不是一种能令人骄傲的好文化(也肯定不是早报要推动推广的那种“好文化”),因为这里头有“暴力”成分,除非你喜欢暴力或有暴力倾向?或许,一般市井小民词汇有限,但图方便,一点也不讲究语言的粗细,在“友善相宜”的环境氛围里沟通无碍,皆大欢喜或无可厚非。但受过一定教育,衣冠楚楚的人若不顾身份环境,为了一时之气或为了哗众取宠而“出口成脏”,除了令父母师长蒙羞,也只能反映家教不严和教育失败了。
       讲粗话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坏人,只是有事没事动不动就爆粗口,只会惹人讨厌。最终,讲粗话对一些人而言,也许是一种难以克制的“习惯”(有如药物上瘾)。从某个角度来看,抽烟以至吸毒也都是难以克制的“习惯”,并且无论有意无意,都多少有“损人利己”和“污染环境”的性质?!诚然,如今无论在东方西方国内国外繁华都市穷乡僻壤里,各种“百花齐放”似的粗话有如蟑螂一样生生不息,只是作为一个有理性,有教养,有是非观念的人,你能认同这种行为吗?
网络图片:穷凶极恶

31.8.2011



曼谷评审回忆

       2008年在泰国曼谷与其他来自亚细安成员国代表评审“亚细安颂歌”歌曲创作比赛。记得当年曼谷局势有点紧张,在隔评选会场几条街的地方,“黄衫军”和“红衫军”正在对峙................ 会场内则是另一番“斗争”,比赛最终由“地头蛇”的泰国参赛者赢得。
“亚细安颂歌”歌曲创作比赛各国评委合影

6.5.2018

聆听“亚细安颂歌”请链接或点击:http://asean.org/asean/about-asean/asean-anthem/


在博客脸书上留存记忆

       一开始在网络上贴文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有感而发。后来有位朋友说,网上的虚无空间广阔无比,是个储存记忆的好地方,除了免费,如今还能图文并茂声色俱全(只差闻不到味道而已)的和朋友们交流分享。于是,约一年前便断断续续的在博客脸书上留存记忆。
       也不管是否能天长地久,也不知道网络所带来的种种最终是福是祸或福多祸多?多想无用,既然活在当下,就尽量“享受”日新月异的科技带给我们的方便吧?!
       几年前新加坡口述历史档案馆就曾和我联系要和我做口述录音,对于这种历史保留形式,老实说个人并不是很有兴趣,并且有关录音过程旷日费时也不知道要录到何年何月。当时有点忙,同时也不想拒人于千里之外,就说:等忙过了再联系。但等事情办完了再打电话给有关人等却没人回应,于是也就不了了之。
       如今看来,这个“个人历史”记录工作由自己兴之所至,当成是一种乐趣,日升日落,事无巨细先后,行文不拘长短,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或有什么想法就在网上像写日记一般存档,如此悠然自在,莫非更好?
6.5.2018


徐渭局部花卉图以及诗句书法

6.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