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5日星期三



人比熊 !

       人比人,气死人!人比熊呢?此时此地,也许更加“几够力一下”?!         今天联合早报头版大篇幅的报导了有关动物园北极熊Inuka死亡的新闻。
       虽然,如报导开章名义的说“27年的岁月里,它带给无数人欢乐............... ” 但如此一厢情愿依依不舍“充满熊情味”的大篇幅报导真有必要吗?实在来说:如果有所选择,这只北极熊真的会自愿牺牲自己一生的自由来“带给无数人欢乐”(这使我想起一些曾经自觉自愿为新加坡的进步繁荣作出无私贡献的前人)?想象有一天您“有幸”在冰天雪地里和它不期而遇,又将会是谁给谁带来欢乐?如今的报纸真的“饥不择食”?真的找不到头版新闻的题材了吗?
       不是对动物没有好感,平心而论,动物园方面除了没有理会或关心这只北极熊的“个熊意愿”?也曾尽心尽力并派有专人照顾了这只北极熊一生的所有的医疗护理以及生活起居(想想那个费用?!)。因此,先别说我们有没有像关心这只北极熊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许多如今还在生存线上挣扎求存的“建国一代”,以往还有许多曾经在各个专业领域为国争光为国家奉献了一生的前人过世时,又有几位能有如此“哀荣”?
       个人最羡慕北极熊Inuka的还是:它居然不必自己提出,就能够自动免费享有安乐死的优待,为何今天的人类对动物野兽能有如此体贴爱心,对同类却往往只是一味狠心(也不怕将来会有报应!)?这究竟是什么逻辑?什么世界?!
26.4.2018




I Will Follow Him

       同样的一句话,由不同的人来讲,效果或许会有所不同,有时可能连意思都改变了?歌曲也一样,歌词也几乎没什么不同,但结果原本是一首情歌,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首“圣歌”?而“圣歌”也可以热情澎湃!
       “I Will Follow Him” 可以是追随爱人,也可以是追随上帝?也许:有爱的地方都是天堂吧?

想听“情歌”?请点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l7_7moaVg

想听“圣歌”?请点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hHE_kVWXxM

26.4.2018






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


Tell Laura I Love Her

       无论是经典艺术歌曲或当今的流行歌曲往往都和爱情有关。而且歌曲越是“感人”,越多遗憾?!
       近日本地车祸频仍,其中还有几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不幸遇难!不由想起了这首1950年代非常流行的歌曲。
       歌曲描述一个穷小子为了给心上人买一只结婚戒指而参加了一场死亡赛车,结果心意未成却赔上了自己的生命!最后只剩下爱人独自在举行丧礼的小教堂里悲伤的追思 ….............

Laura and Tommy were lovers
He wanted to give her everything
Flowers, presents and most of all, a wedding ring
He saw a sign for a stock car race
A thousand dollar prize it read
He couldn't get Laura on the phone
So to her mother Tommy said
Tell Laura I love her, tell Laura I need her
Tell Laura I may be late
I've something to do, that cannot wait
He drove his car to the racing grounds
He was the youngest driver there
The crowed roared as they started the race
'Round the track they drove at a deadly pace
No one knows what happened that day
How his car overturned in flames
But as they pulled him from the twisted wreck
With his dying breath, they heard him say
Tell Laura I love her, tell Laura I need her
Tell Laura not to cry
My love for her will never die
And in the chapel where Laura prays
For Tommy who passed away
It was just for Laura he lived and died
Alone in the chapel she can hear him cry
Tell Laura I love her, tell Laura I need her
Tell Laura not to cry
My love for her will never die
Tell Laura I love her
词曲作者 :Jeff Barry / Ben Raleigh

       爱情,时间诚可贵,但生命价更高。为了父母家人亲友,年轻人时刻要谨记:珍惜自己的生命,以免让家人爱人为你伤心流泪 ….......
25.4.2018


想听有关歌曲请链接:/www.youtube.com/watch?v=pTjQgkHzbTk



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承担?!

       昨天有FB网友义愤填胸的文字底下贴上了一则有关22/4/2018的联合晚报新闻报导。
       新闻标题为:“女生开学才惊知学额遭取消 理工学院出错道歉”
       新闻内容(摘录晚报):

18岁女学生在O水准成绩放榜后,同时报读工艺教育学院与理工学院,结果收到共和理工学院发来的录取通知书,让她喜出望外。开学第一天,连学生证都办好后,校方才告知她成绩不达标,因此取消她的学额,让她两头不着岸,险些无书可读。

       其实女生差一分就可以进入理工学院,只因为有关理工学院方面的人为错误,使得一心想“更上一层楼”的女生受到那种可想而知的失望打击!理工学院是道歉了,但对女生而言这又有什么意义?
       平心而论,理工学院的决定仿佛也不完全没有“理由”,善后的职员也只是身在(冷冷的制度)其中照章行事law by law而已。这使我联想起一些贪污国家的情况。将心比心,如果不是天生邪恶,谁又愿意和贪污这种事挂钩?只是当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的人都在贪污,你却一意孤行的清高廉洁,如果因为种种牵制(家庭?亲友?)无法抽离,又不愿跟着“制度”走?很可能哪天就引来杀身之祸并且殃及九族?
       我们的公务员没有贪污国家的那种种致命危机,但类似的一点:都是身不由己的要跟着(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的人都遵循的)“制度”走,很多时候,为了“明哲保身”也不敢公然质疑制度的偏差,更不要说挑战?况且,基于某些“经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有些事久而久之也就得过且过,心里渐渐没有了是非观念,除非哪天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归根结底,教育是什么?教育还是心灵工程吗?校长老师还是心灵工程师吗?为了某种“公平”就不惜打击一个学生的“上进心”,除此以外真的就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不要问我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这些应该由那些拿高薪的人来想,也只有他们能决定该怎么做?)关键是:有关机制中有没有人愿意以“敢于承担”的心态去为这些学生争取?如果没有某种基本的“正义感”,又配从事教育工作吗?!
23.4.2018


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我的梦里有个他

       有一首小学时代听过的歌,虽然在当年也属于流行歌曲,但仿佛也不怎么流行,不知为何,转眼几十年过去了,这首歌的旋律却一直萦绕在脑海里 …………
       每逢想起这首歌,脑海里便会历历在目的涌现旧时(位于里巴峇里路River Valley Road)母校情景 - 立化小学校园,昔日的同窗以及邻近的花花世界 - 大世界游艺场。
昔日位于金昇路的大世界游艺场

       有时,就算在一片欢乐,灯火璀璨的大世界游艺场里,一听到这首歌,就会有点落寞阑珊之感!这是首寂寞的歌,虽然歌词一般,但曲风幽雅,与一般流行歌曲不同。
大世界游艺场正门入口处旁边的环球以及青天戏院
      遥想当年,钢琴是件富贵人家的乐器,一般人听来,琴音总有点遥不可及,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歌曲马上吸引我的便是开头的一段钢琴独奏前奏,前面的几个和弦居然还很接近巴哈(J.S.Bach)的6首大提琴组曲里的第一首前奏曲!当年只觉得旋律好听,连歌词也不甚了了,也不懂古典音乐,更不会知道Bach是何许人?如今看来,当年的我还挺识货的?
大世界游艺场里的咏春园酒楼(1950-60年代的婚宴照片)

       草草(无心向学也!)读完小学,中学,进入社会,又在幸运之神眷顾以及机缘巧合下到国外留学 ……….. 时光荏苒,一直没有机会再听到这首歌,但从来也没有忘记。间中也曾努力寻找,只是昔日歌声已渺,并且奇怪的是,连许多“老歌行家”对这首歌也莫讳若深?!于是,这首歌便只能一直深藏在心里。
1952年的大世界游艺场入门券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在澳洲昆士兰留学期间,有一回逛唐人街,在一个摊子上意外的看到了一个崔萍的卡带,里头居然有这首歌!满心欢喜,但一听之下却不是一直思念的原唱,歌声依然寂寞,但钢琴却不见了!
       如此又是时光荏苒,直到几天前突然心血来潮上网去查,才得以和这首歌久别重逢。蓦然回首,不觉已是半个世纪过去了!衷心感谢把录音放上网的有心人以及有关网络!
       一直搞不清谁是原唱者以及作曲者,现在总算知道了,是邓白英和姚敏。当然是姚敏!还有谁能有这般灵气才气,把普普通通的歌词谱成这样的一首歌?
       如今重温这首歌,仿佛不及旧时印象中的完美(先入为主?记忆中的事物往往最美好?职业病?!),但情感依然如昔。不由感叹,歌与人一样,情意可以海枯石烂,但虽然“音容宛在”,有时却是相见争如不见?!
       “他”,还是梦里的好?!
18.10.2015

想听有关歌曲请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SBgtdurwXU

2018年4月16日星期一


因小失大?!

       日前BMW打油事件在网上传播得沸沸扬扬,几乎一面倒的指责有关车主。后来有网友看到有海峡时报报导说只是一种沟通上的误会。
       或许其中双方真的有所误会?个人也不想判断谁是谁非,只是从情理来看:一个经理级驾大车,相对年轻的人,面对一个年长低收入的油站员工时,真能就此忍心扬长而去,留下那个油站员工独自承担他可能要工作好几天才能赚回来的油钱?!据说现在车主因此弄得被骚扰以至要去报警?值得吗?!
       这些年来在工作和生活上接触了不少小孩以及年轻人,言谈之中往往发现他们对世界历史文化以及地理常识认知的肤浅贫乏,惊讶之余不禁想: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劳民伤财(?)的学校“出国浸濡”活动对他们真有帮助吗?譬如,在上世纪5 – 60年代的小学生绝少有机会出国,但能通过歌唱节(课)所唱的各国民歌对许多遥不可及的国度留下印象,如今有许多中小学生对我们周边国家的民歌甚至本地的一些华族,马来民歌都莫讳若深?印度族的歌曲就更不必说了!这些不都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吗?你又可以想象英国人,日本人,马来西亚人,印度尼西亚人 …............ 只懂得手机电玩和K Pop,一点也不懂得自己国家的民歌吗?!如此下去,我们每年劳师动众的青年节活动真能提升广大学生们的文化底蕴吗?
       今年8月份开始政府学校要开始要向老师们收取停车费,有关方面振振有词的说这是个“公平”问题,世上真有公平这回事?(别的不说,就说子女对父母的回报真能扯平吗?)也不要说以往如何如何 …....... 俱往矣?!只是这里头还有多少“仅存的尊师重道”的观念?如今仿佛上上下下只懂得IQ里的对错和效率,就不考虑EQ里的人情味?会不会有一天儿女们向“寄己篱下”,曾经无微不至的养育和照顾他们的父母收取伙食房租也成为理所当然?!
       今时今日,上头的人大概也不懂得也没听说过何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了?但就算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说:“务实”的他们应该会明白(?!),父母无怨无悔的对子女付出之前,如果知道孩子们将来(可能会)不孝,还会有那份尽心尽力的劲吗?换做是学校老师也一样吧?就为了这么一点“盈利”就不惜牺牲了从建国以来一向对老师们的那份“尊重”,这又算什么“教育精神”?想想以后下一代的下一代 …....... 有样学样可能会面对的“严重后果”,值得吗?
       最终,如果不通人情世故,有了美轮美奂的学校建筑以及各种世界级的演出场所就能代表我们是个文明或有文化的国度吗?
       最后,呼吁我们的诗人作家们不要只管自己的风花雪月,只懂得满嘴鲁迅什么的,有空的话也抽出点时间来“表示”关心一下国家吧?!除非你真的已经“心死”!
16.4.2018



2018年4月15日星期日


梭罗河
记印尼歌曲作家葛桑

       一早起身,印尼佣人就告诉我一个坏消息 - 印尼著名歌曲美丽的梭罗河Bengawan Solo)作曲者葛桑Gesang Martohartono)去世了。

       歌词曾被翻译成十三国文字的美丽的梭罗河是小学时代歌唱课常唱的歌曲。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当年设备简陋的音乐课室里,曾经响起过,这样纯朴深情的歌声:

美丽的梭罗河,
我为你歌唱。
你的光荣历史,
我永远记在心上。

旱季来临,
你轻轻流淌。
雨季时,
波涛滚滚,
你流向远方。

你的源泉是来自梭罗,
万重山送你一路前往,
滚滚的波涛流向远方,
一直流入海洋。

你的历史就像是一条船,
商人们乘船远航,
在美丽的河面上。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代表新加坡到印尼Jogjakarta(日惹)开会(亚细安作曲家研讨会),同行的Joe Peters 告诉我葛桑就住在离我们开会地点不远的梭罗河畔,问我想不想去看望这位名人,久闻葛桑大名,也份属音乐同行和前辈,现在有机会拜访,当然想!于是联络上以后,两人便即刻雇车上路。

       葛桑的家印象中仿佛是一排排屋中间的一个单位,环境似乎有点寂寞冷清,屋子后面就是举世闻名的梭罗河。还在车上,远远便看到在门口等候我们的葛桑老人。
面目和蔼的葛桑老人

       七十出头,面目和蔼的老人把我们引进屋里。一进门是个不很宽敞的起居室,老人接待客人都在此处。由于当日是个云层密布的阴天,因此屋里显得有点昏暗,地板也似乎有点潮湿,但还是可以清楚看到墙上挂着的一些访客的照片,老人还兴致勃勃的向我们展示不久前访问过他的日本电视台拍摄组的照片………..
在葛桑的会客室1

       印尼曾经是荷兰的殖民地,现在听美丽的梭罗河,觉得曲风西化,也许和荷兰人的统治不无关系。巧合的是葛桑Gesang)名字和德文里的“歌曲”一词完全一样,莫非他天生就注定要写歌唱歌?
在葛桑的会客室2

       葛桑老人并不会读谱,创作歌曲全凭自己的天分,从心而发,基本无师自通。在他所创作的歌曲里,除了美丽的梭罗河以外,我最喜欢的是白纱巾Sapu Tangan)。两首歌曲在好些写法上都相似,只是前者主要写景,后者则是一首情歌,曲风都纯朴浪漫,也都离不开乡土情怀。生于斯,逝于斯,葛桑老人晚境悠闲,人也长寿(享年92岁),在有生之年能在自己的国土上以歌曲抒发对故乡的赞美爱恋,单凭一首歌便闻名于世,真是一位幸福的歌者。
宁静的梭罗河

       在回程中又经过梭罗河,仔细端详,似乎没有歌曲所形容的壮观,甚至也称不上美丽。年复一年,旱季雨季,河水依然故我,汨汨流淌,我们老了,梭罗河好像也老了。
默默流淌的梭罗河
21.5.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