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

从巴士事件谈起

       日前有一起巴士风波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
       事缘一位新加坡家长因为车长要求他两个孩子付费不满而发难,坚持要不懂英语的中国籍车长用英语和他理论,有旁人要为他翻译沟通他也坚决不接受,一味强人所难,最后还把一己之言贴上互联网!
       于是,网上一时就像炸开了鍋,不知事情前因后果的或以事论事的各种各样形态语言也都应声起舞。其中有讨伐车长专业精神能力的,也有认为有关家长小题大做或企图瞒天过海的,可说是七情上面琳琅满目。有趣的是在这场硝烟弥漫的语言“大混战”之中,当事人却不知何时悄悄的撤走了他的网上指控留言(溜走了?!),只剩下一群“义愤填胸”自发自愿的义务执法者和一个没有原告的“无头公案”?!
       在浏览众口齐鸣的缤纷话语之间,也同时看到了许许多多不同的心态和嘴脸。仿佛也反映了一些价值观?
       不解的是,有许多人认为有关车长不懂得英文是件失职的事,因为他不能提供一个“完美”的服务 – 不能为只懂得英语的乘客“指点迷津”?
       问题是:这些坚持自已应得权利的人为何在上车前不能先去看看车站的路线指南或问问其他人(他们的英文也不好?懒惰?自尊心特强?)?选择上车之前堵在车门口向车长询问除了挡住了其他乘客上车也浪费别人的时间?而上车后在车长开动车子时还向他问长问短,又有没有想过如此会分散了车长的注意力而造成或影响了其他乘客的安全?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或不理?又是否是一种严以责人,宽以责己的自私自利表现?或者只是“笨”?
       我自己也开车,知道开车的困难,尤其是长时间开车。而开私人汽车和公共巴士相比,开公车所要照顾的方方面面和精神压力以及责任肯定很不相同,新加坡人很少原意当巴士车长或许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假设,新加坡车长的工作能力服务精神一定就比外籍车长优越,有关当局又会愿意付新加坡车长“应得的工资”吗?若然,如果有一天巴士车长都是新加坡人,以“一向以来的经验”,这些“额外”的费用会不会最终都转嫁到乘客身上?
       来到语言问题,官方每年都大张旗鼓劳民伤财举办的“讲华语运动”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是一个“没有原告的讼诉”?不是曾有掷地有声的口号:“华人讲华语,合情又合理”吗?中国籍的车长不也是”华人的一种“?华语不是本地四大官方语言之一?
       今天新加坡的许多价值观为何如此之混乱?如此,新加坡人的是非黑白观念又该何去何从?!如果上梁都不正?我们又如何能以身作则的去教育下一代?!
26.7.2017


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入木三分”新解?

       日前在联合早报《现在》版上看到了一幅名为“入木三分”的漫画。画面是一名拳师用其鹰爪功把一棵树的树身抓出了几道伤痕。标题之下还有解画文字:“陈大侠的鹰爪功已练到入木三分的境界。”
       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搞笑的成分?但从画面上或想象中的情境,以“入木三分”来形容鹰爪功的功力,仿佛也有点道理,只是总感觉有点古怪?因为入木三分原本是用来形容文人的笔力,如今却用来形容武人的爪力?
       据唐代张怀瓘《书断 王羲之》记载: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在木板上写字,后来刻工刻字时惊异的发现墨痕透入木板竟有三分之深!后世以此形容书法笔力之强劲,也比喻对事和见解议论深刻。
       不知道联合早报是否真的认同“陈大侠的鹰爪功已练到入木三分的境界”这个说法?以联合早报在华文圈子里的江湖地位,又有没有考虑过如此这般对一些年轻读者认知成语的影响?尤其在当今本地华文水平空前低落的此时此刻?!
       无论如何,最近“讲华语运动”的误“渎”事件所反映了本地华文水平的低落困境以及无奈,又何止“入木三分”?!


25.7.2017

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

“根”“本”问题

       接受过不同圈内外人士的访问时,常被问及的是作为一个作曲者对自己作品里是否有国家身份认同感(Nation identity)的看法。这和和近年来本地“朝野”都“流行”的“南洋风格”在精神上可谓异曲同工。
       最近又有一个本地艺术学院的讲师问起对Nation identity的看法。
       我说:这个问题在此时此地特别显得复杂,除了无处不在的政治准确考量,本地还有CMIO - 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加上其他族群(内涵更为错综复杂?!)的文化传统情况,而这些各族传统文化还仿佛都正在不约而同的式微中(?!),因此,要如何从中理出一个 “平衡合理”的Nation identity有时真像是个mission impossible - 不可能的任务?!最终,只能沦为一个空洞的口号?!
       其实,就有如鱼儿除非离开了水,不然,永远不会感觉到水的重要?!Nation identity的需要,或许是要当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才倍感逼切,因为外国人常常会好奇的问你来自何方?那一刻,可能你(也包括我们的已故建国总理?)就/才会认真的扪心自问:我的根源究竟在哪?
       不是语言或文化沙文主义,只是:如果你和人家说你是个华人(Chinese)却不懂华文华语甚至华人方言,对中国文化更是一窍不通,外国人会用怎样的眼光来看你?!
       若有心要建立一种Nation identity,首先应该从认识以及熟悉自己的母族文化做起,试想,一个人连自己的位置在哪都不清楚,又谈何方向感以及认同感?这或许才是最大的隐忧!(也许也不再是了?!看看最多年来“讲华语运动”的惨淡经营?!)
       同样的道理,来到作曲或其他艺术创作形式,其中是否有Nation identity或“南洋风格”都不是最首要的,关键还是作品有没有质量以及有没有个人独特的看法想法(就和不同的种族文化一样,是的,没国哪有家,但反过来说,没家又哪有国?没有个人又哪有家?),不然,其他都是假的,只能投官僚所好或骗骗蠢人?!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诚意问题!没有诚意,只能年复一年的让无知乡愿一直笨下去而已?!
22.7.2017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补习 家教 顶尖教育?!

       日前FB上有人贴上一则标题为“多数家长认为我国教育制度全球顶尖”的官媒报导。
       看了后随意写了一点感想:“所谓顶尖可能是在这个制度下的学生懂得考试拿高分,家里又能花大钱给孩子补习(这点和关键,看看我们有多少补习中心,若没有了这些又会是什么光景?),但做人的道理呢?!”
       不久有年轻人“回应”:“不能一概而论啦,我们也没有补习呀,努力一点只要中上还是可以的,只是一些父母要前十年就拼命补习喽,做人道理是父母的责任不要依赖学校啦”
       我于是回应:“是的,不能一概而论,你不必补习不代表别人也不必补习,家庭教育是一回事,但学校对学生的品格塑造还是非常重要的,不然什么叫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只是看看今天普遍的学校风气和价值观,看看一些校长老师的行为表现!之前我写的并不是回应你(之前的言论),看来,我们的处境和经历都不同,思想频率可能也不一样?就无需继续讨论了。”
       后来想想,或许以该年轻人的经历和角度,所说也不算错,问题只是对“教育”二字意义的理解以及对眼前的教育现状的视角全面与否?这些都和“顶尖教育制度”有关?!
       就以补习而言,如今全岛多如牛毛的大大小小补习中心代表了什么?这明显是一种很普遍的需求!是的,有些名校学生补习是为了考到更好的成绩,但也有许多人就只为了及格而已!而需要补习的科目多了,对家长在金钱以及时间精力(载送加等待!)方面都是非常沉重的压力和负担!若无必要,谁又愿意如此?!最终,别忘了新加坡还是个文凭至上的地方?!而补习往往是取得好分数好文凭的“秘诀”?!
       来到家庭教育问题,没错,这应该是父母的责任。在昔日,当被人说自家孩子没家教,是件非常丢脸的事。今天,孩子在学校不守纪律被罚,一些家长还到学校去对校长老师兴师问罪,这在1950-60年代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其中原因何在?时代风气和价值观不同了?1970年代以前的家长绝大多数没有机会上大学,更遑论接受“顶尖教育”,但今天许许多多受过“高深教育”或“顶尖教育”的年轻一代家长的表现又如何?!为什么?拜所谓的“顶尖教育制度”所赐?!
       如果教育不能让大多数的人成为明白事理的人,能算是真正成功的教育吗?还是,只不过是一种教人怎么谋生求活的训练课程而已?!或者,准确一点的说:只是一种“顶尖有教无育的教学制度”???!!!
20.7.2017


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还争什么?!

       日前在网上看到一部关于本地咖啡山“寻墓人”的纪录短片,勾起了一些回忆。
       在1970年代中期,有一次从大巴窑开车回直落布兰雅老家时,过了麦里芝蓄水池之后,不知为何神差鬼使的就拐进了一处偏僻的所在,也不清楚方向?只记得穿过了一座小石桥,树木仿佛越来越多......... 停车定眼一看,发现四周竟然都是坟墓!当时也搞不清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现在知道了,这片占地甚广的华人坟场就是咖啡山。
       那是一个雨后的下午,虽然不是清明节,偌大的坟场却有点(一首清明诗里的)“雨足郊原草木柔”的味道,在略微阴沉的天光下,四野无人,草木苍郁,只听到虫声唧唧。极目所及,除了坟墓还是坟墓。
       既来之且安之,反正不赶时间,就下车随意彳亍,只见漫山遍野都是南方华人样式的坟墓,从坟墓的规模大小,修筑考究与否以及墓碑上的文字,大致能看得出墓主人生前的家世显赫或卑微,但无论在世时如何风光 ............ 最终,也都只剩下黄土一坯!更不幸的,一些原本以为能长久“偏安一隅”的老墓阴宅,哪知如今的权贵管你是昔日曾对社会有所贡献的贤达雅士,在“修路”的理由之下,无论愿意与否,都得面对“出土”“逼迁”的命运!
       不知不觉入山渐深,眼前光景愈感苍凉,年久失修破落倾塌的坟墓也越来越多,留意察看,年代久远些的还几被藤蔓野草掩没了,这些坟墓被后人遗弃了?或者家属亲人也都过世了?只剩下这些无人过问的残碑破墓犹如“满目蓬篙共一丘”!触景生情,不由想到诗的上句“贤愚千载知谁是”?!感伤之余,耳际却仿佛响起了已故小周璇董佩佩唱的老电影《金嗓子》主题曲:什么都完了........... 什么都完了.......... 仇也无了.........怨也无了..........
       是的,最终,什么都完了,还争什么?!名望?地位?财富?房产 …........ 又能留得多久?!
       回首当年之际,突然想起此前有人对“祖国”的不以为然,这和“寻墓人”不厌其烦的寻找古墓(还想方设法联络墓主后代)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照!一个振振有词的“忘本”,一个(一厢情愿?)义不容辞的帮他人“寻根”。只希望“寻根者”不会有一天阴差阳错的发现了“忘本者”的祖墓,那可能是件两难或很尴尬以及煞风景的事?!

18.7.2017

2017年7月16日星期日

祖国?家乡!

       今天在报上看到有标题为“移民与祖国”的文章。
       文章作者对一位移民多年的新加坡公民称中国为祖国大大的不以为然!
       个人以为,祖国二字除了带有效忠的意义,也有一种非常深远的血缘感情在内,而感情的事,除了因人而异,也因年龄文化时代背景而有所不同,很多时候都是不可勉强的。也就是说,别人不会因为你的不以为然而改变了他的内心看法。
       以今天所见各种情景,在本地,40岁以下的那一代由于教育和价值的改变一般都不会对他们祖先祖辈的祖国有多大的感情?再年轻一点的,悲哀的来说早已“渐行渐远”以至最终可预见的“大江东去”了!说他们“数典忘祖”?仿佛也不完全公平,因为在大环境的“熏陶”下,他们对“祖国”真的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就好像一些早已失去本族文化,已被同化了的东南亚国家早期中国移民?)只是对许许多多50岁以上的那一代人来说,对祖辈祖国的感情还是不能磨灭的。
       我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新加坡是我深爱的家乡和国家,但中国无论怎么说都是我父辈祖辈的祖国,祖辈的祖国在一个意义上不也就是我的祖国吗?倒是不明白一些本地华人人的心态,为何听到或看到别人提及“祖国”二字就那么“激动”不已?难道真的忘了自己血脉的源头?一个人如果“忘本”还真会爱自己的国家吗?!
       其实,也不必那么急于忘本(以示爱国?),以现在的形势来看,总有一天,可能就在不久的将来,没有人再会为“祖国”二字“动情”,就等着瞧吧,如果你还能等?!
17.7.2017


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这个好!

       网上偶得高僧智语,至于高僧何人?或许无需追究,重要是所言直指人心,兹尊嘱分享。
16.7.2017


高僧说道:

       現實生活中,幾乎每個人都會遇到借錢的情況。但很多人抹不開口,不願意欠別人的。
       什麼最難借錢肯借錢給你的人,一定是你的貴人不僅肯借,而且連個借條都不讓你打的人,一定是你貴人中的貴人。如今,這樣的貴人不多,遇到了,必須珍惜一輩子。
 在你困難時借錢給你的人,不是因為人家錢多,而是因為在你遇到困難時想拉你一把。借給你的也不是錢,而是信心,是信任,是激勵,是對你能力的認可,是給你的未來投資。
       希望朋友們千萬不要踐踏「誠信」二字,失信乃是人生中最大的破產望珍重!忠實的朋友是一輩子的財富
 同時,請你記住:喜歡主動買單的人,不是因為人傻錢多,而是把友情看的比金錢重要。合作時願意讓利的人,不是因為笨,而是知道分享。工作時願意主動多幹的人,不是因為傻,而是懂得責任。吵架後先道歉的人,不是因為錯,而是懂得珍惜。
 願意幫你的人,不是欠你什麼,而是把你當真朋友別人幫你是情分,不幫你是本分,沒什麼理所當然。
 有多少人忽視了這簡單的道理?又有多少人覺得理所當然;更有些人自作聰明?甚至耍無賴嘴臉這種人,早晚淡出人們的視線真誠的人,走著走著就走進了心裡虛偽的人,走著走著就淡出了視線!!
       如果說人與人之間的相遇靠的是緣分,那麼人和人的相處,靠的則就是一份真誠和信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