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星期四

野猪  责任

       近日山景道野猪伤人事件除了反映了本地华文报普遍日渐低落的报道文字水平,也令人怀疑有关方面一路来对野猪问题的处理和态度(或智慧?)。
       也许,现在才讲会令人觉得有点“马后炮”,其实之前在知道新加坡居然能让野猪(群体?!)“自由活动”的事时就隐约感到有点不对劲了。
       从一般常识和常理来看,野猪基本上是一种野性难驯的野兽,其对人类的杀伤力有若豺狼虎豹,并非一般野狗野猴对人们居住环境的安全威胁性可以相比。
       有专家事后说:(大意)野猪是一种生性害羞(林黛玉?!)的动物,一般人不犯牠,牠也不犯人 ............ 也许吧?但就算号称万物之灵甚至饱读诗书的人类也有愤怒伤人谋财害命的时候,没有受过教育(或训练),丝毫没有文明或法律概念(哈哈!)的野兽在这方面的“或然率”应该更高吧?人性都难测!何况野兽?
       或许是不幸中之大幸?这次受伤的是个男性成人,如果不幸一些年幼老弱或女流之辈和野猪或野猪群“狭路相逢”,会不会酿成“命案”?!上面的人常常提醒我们要防范恐怖分子,殊不知:有时,真正毫无人性的“恐怖分子”就在家居一带?!
       就和频繁的地铁故障,经常发生伤及生命的脚车骑士交通事故等等等等 ............ 虽然性质有异,但道理相同,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有备无患未雨绸缪的问题。喊漂亮的口号?讲创意创新?凡是能用口讲的东西(包括道歉?),不必怎么学人人都会,但有时一些简单的常识常理,为何上面许许多多高薪厚禄的人就是“不会想”?!或“不会做”?!最起码,取人(民)钱财,为人(民)消灾也是一种做人的责任!不是吗?!
20.10.2017



2017年10月16日星期一

担当?!

       今天约了两个朋友在怡丰城吃午餐,在前往途中,接到其中一个朋友的手机短信,说可能会迟到,理由是:地铁被困的风险很大 ,因此改乘巴士云云 ............. (据说今天地铁又出了问题!)
       或许不能怪朋友对地铁没有信心,事实上,近一年以来,地铁故障频频不断发生,早已不是新闻了,并且情况仿佛有越来越糟的趋势?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前些天居然还有地下铁道淹水的事!
       不久前,交通部长还因为有关地铁“负面”新闻报导而恼羞成怒的公开数落记者报导不公?现在除了感叹:“这是很悲哀并且不应该发生的事”,大概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但部长还是心有不甘(?)的形容:(据8新闻报导)“这起事件就像阴沟里翻船”!“因为地铁系统的设计是足以应付恶劣天气,能够应付7日当天的天气,并且不应该出现积水的情况”。这不是越描越黑?说明这是个管理能力和工作态度的问题?谁把船驶到阴沟里去了?!
       这回,地铁公司的主席和总裁也出面向公众道歉,只是听说因而丢职的只是一名维修负责人?这也算是有关部门的一种“担当”吗?
       记得1960年代在金昇工艺中学念书时,有一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来巡视,他和校长来到我们这一班时,突然(用英语)问英校背景的校长:你会讲华语吗?校长回答不会。建国总理便说:为什么不学?校长说:我很忙 ............. ! 建国总理当时神情显得有点不悦,反问校长:你会比我还忙吗?我都能拨出时间来学华语,为什么你不能?.............. 不久之后,校长就被降职了..............
       且先不论人品功过,作为一个国家领导,已故建国总理的一些行事处事态度还是很令人赞赏的,就“任人唯贤”这一点,他就很能贯彻,当年在他手下的部长如果能力有所不逮,一般很难待得久,一旦犯上严重过失,有时还要赔上性命(郑章远?)!这也许是他对人民的一种责任感和担当。
       俱往矣!那是旧时的新加坡,今时今日,那位曾经叫别人切腹谢罪的(百万薪金)部长,自己部门频频出事时除了会说:“你厉害你来”就仿佛没有其他“有担当”的表现?
       平心而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机构部门也一样有不足为人道的种种困难,但作为一方领导,取人钱财不能与人消灾,有事只会顾左右而言其他(例如“祝英台”等等!),对其手下大小官员以及社会大众尤其是年轻人又会起了怎样的一种“身教”作用?
       最终,很多事,事后怎样解释道歉也没有用,就和演奏家上台表演一样,买票而来的观众只看当场表现,谁管你背后的种种专业问题,那是有关人员和主管的问题。事实上,人们的要求很简单,只希望每天上班下班上学回家,搭地铁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而已,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有关方面就算是有担当了!
16.10.2017



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

服务精神?!

       最贴近生活的不外衣食住行。且不说衣与住,其中食和行在本地却常常令人心烦。
       今天在新加坡仿佛许多人都离不开食物小贩以及德士。于是无可避免的就要面对一些小贩司机的嘴脸。诚然,不是所有的食物小贩和德士司机都是态度欠佳的,但以个人的经验,乐观点来说,十个里常常总要碰到六七个“心情不好”的,就看你运气好坏。
       也许是生活艰苦以至这些人已经感觉麻木,生意太好或太差的往往都是面无表情的或神色焦躁,和他们讲话有时还要小心翼翼以免导致“龙心不悦”!
       上车总要说明目的地,买食物总要order吧?问题是有时说了他们却不声不响不动声色没有回应,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听到(有时真怀疑他们是否聋了?),问多一句还怕他们“龙颜大怒”!
       虽然也是物物交换互不相欠,可是这些人难道忘了他们从事的是一种“服务行业”?就不要说什么专业精神了,起码的服务态度或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尊重总该有吧?
       在几十年前的新加坡,许多小贩司机虽然普遍受教育不高,但态度通常也不是这样的?导致今天的许多情状,除了显示教育失败世风日下,个人常常觉得作为顾客也有一定责任?因此,讨厌的事碰得多了,就尽可能少搭德士,食物小贩态度不好下次就不要光顾他们,无论他们的食物味道多好多特别,想想,受气之后,坐下来看着那盘食物,一肚子都是气了,你还吃得下吗?
       真不明白,为何有些人只为了那一点口腹之欲就原意低声下气的逆来顺受?如果在这种事情上也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骨气”,在大一点的利益和诱惑面前还有望“正直”吗?!
       对了,讲一句令人丧气的话,服务态度好的那群人里,大多数都来至其他国家,如此下去,新加坡还有希望吗?!当以往新加坡人的淳厚都渐渐消失了,剩下来的只是如外人所说的(见利忘义的)愚蠢?什么“优雅社会”?什么“瑞士生活愿景”?都是骗人的吧?!
13.10.2017



2017年10月9日星期一

悬崖

       看完《潜伏》之后,意犹未尽,在YOU TUBE上搜寻同类影片,发现居然还有不少!只是,真是货比货,一比之下高下立分,好些只看了几分钟便不想看下去了,如此一番折腾,便以为《潜伏》已是中国近年来最出色的谍战电视连续剧,刚想放弃搜寻,却又发现了另一个新大陆 - 《悬崖》。
       个人觉得,《悬崖》在整体制作水平上,上比起《潜伏》也许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人物安排和《潜伏》有类似之处,故事背景却有所不同。《潜伏》主要是国共之间的谍战,地点在上海和北平一带。《悬崖》则更复杂一些,其中除了中国共产党的敌后潜伏人等以外,还满洲国的警察处,日本军事谍报与宪兵部,国民党暗杀团,汉奸 ............. 故事发生地点在哈尔滨一带。
       《悬崖》的布局非常细腻,很注重各种言语细节,剧情发展相对让人感觉有点拖,不像《潜伏》那么紧凑,但其中一些场景的真实以及残酷程度远超《潜伏》。在哈尔滨冬天严寒阴霾的背景色调下,再加上一连串连续不断无从预料的情节发展,令人仿佛悬在半空,使整个剧充满了一种绷紧压抑令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就和剧名相仿,看戏的人和戏中主人翁都一样身处悬崖!
       《悬崖》和《潜伏》相比,剧情是够严肃了,仿佛有点像是部写实记录片,就是少了点让人神经能稍微放松点的情节以及幽默。
       无论如何,这还是一部难得一见,拍摄认真的好影片,也许太好太(赤裸裸的)真了,有好些情节常令人有点“惨不忍睹”的感觉,带着忐忑的心情坚持看下去是有点不甘心半途而废,唯恐看不到一个比《潜伏》好一点或完满一点的结局 ............. 但最终还是耐不住了,28集便直接跳到40集大结局,哪知,《悬崖》的结局比《潜伏》更叫人伤心!
       也许从古到今,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尤其来到政治和战争,要落实其中所谓的“信仰”也许需要一个“非常人类”才能胜任?只是里头的是非对错,伟大渺小,泰山鸿毛,是得是失,谁又能说的清楚?!
6.10.2017



2017年10月6日星期五

方便?

       已经有一阵子没看报了,今天偶尔翻翻联合早报,在言论版看到了一篇名为“海外华人的一人双名现象”的文章。文章里头所谈到的华人取洋名“现象”其实早已存在,也许在民国时代已经有了,似乎也没有什么新奇以及值得大惊小怪的。
       记得多年前留学澳洲时天真老土,而当时所碰到的香港留学生几乎都有个洋名,有一次多事就问:为何你们都要改个洋名(还入乡随俗的把姓氏放在洋名的后头)?他们也许觉得我少不更事,但也不以为忤,只是略带教训的语气说:方便嘛!这里是洋人的地方,你的中文名字连华人(假洋鬼子?)都觉得难记,何况是老外?咋听之下,仿佛也不无道理?但总觉得有点疑惑,为何洋人来到华人或东方人的地方却很少为了方便而改名换姓或姓名颠倒?
       今天华人改个洋名已是稀疏平常的事,改革开放也没多少年?就连许多中国大陆的影艺界商界名人也迎头赶上乐此不疲!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方便外加时髦嘛?!
       是的,如今世界样样讲求方便,以往能表达细致心意,带有人气手泽的书信贺卡都早已被廉价冰冷的电脑简信取代了!而在华族传统文化大势已去的本地,所有对长辈的称呼统统都被简化为uncle auntie!现在看来,也许最终连能让别人识别自己族群来源的名字也被模糊了?从当今洪流般的大环境来看,方便是方便了,但 ........
       也不是什么沙文主义,但若只为了图一时之便就有意无意的辜负了父母为你取名的恩情以及期许(若有?),或忘却那一份对先祖传统的景仰和敬意,到最后迷失了自己以及自己后代的后代 ........ 的自我认知认同,那值得吗?!而不懂得尊重自己的名字的人会有可能自重?凡事从小见大?“方便”如果真的那么重要,一旦为了“方便”还有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牺牲或交换的?例如亲情友情爱情甚至国族大义 ...............
       总觉得,除了为谋生或隐私的艺名笔名以外,一个人对自己名字的改变和取舍,代表了一种态度以及自信?这点,我尊敬周润发先生。
6.10.2017

补记:世事难测,造化弄人?有些人会轻易改动或放弃父母给予自己的名字,也有人为了保留能代表自己国族的名字而不选择生活在某些国家,其中不足为人道的心酸除了无奈,是否也是一种取舍?!

附旧文:

改名

       传统的中国人有句铿锵有力的话:“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这句话在古今武侠小说里经常看到,语气充满豪情自信,听了都爽!
      记得五六十年代新加坡的华人社会,除了基督教徒,歌星和演员之外,很少人取洋名(或教名-Christian name)。就连英文源流圈子里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洋名。也不知从什么年代,时候开始,改个洋名变成了一种时髦潮流,就连中华传统大本营的中,港,台的华人也如此。一时人人趋之若鹜,在有些社交场合,没有洋名人家还觉得你土气。于是有洋名的人渐渐充斥大街小巷。现在就连有些自称是佛教徒的都有洋名!
       无论为了什么原因(顺口,雅致,转运?),姓名受之于父母,基于尊敬和孝道,理应不该“轻举妄动”。除非为了逃生保命,避免牵连,划清界限,斩断亲情!或名字念起来像粗口或粗话(我就看过有中文名字念起来极像英文粗话的,而且其某些思想,文字,处世态度也酷似其名)那或许另当别论。
       香港著名作家李碧华小姐觉得自己名字很市井俗气,因为职业关系,可以理解她对文字敏锐的感觉,一方面也许也过谦了点,难道她没有听说过周润发先生的大名吧?,无论如何,李碧华小姐基于对父母敬爱之情坚持不改名。而周润发先生未走红之前,据说有电影界前辈好意劝他改个比较有利发展,符合形象的名字,但周先生就是无动于衷,一直到他红遍了中外电影界,也没改。
       有些人中文名尚且不改,为什么有人还要改个洋名呢?除了时髦之外,一说是为了方便别人记吧,我在外国的经验便是如此。老实说:要外国人记得你的中文名字是不容易的。就有如要我们去记印度人的名字一样。可是为了方便外国人而冠上个洋名我从来也还没想过。就如我不能想象有一天许多西方人会因为时髦或方便华人而改个中文名一样(除非他想当“港督”,当港督的方便之一:历任港督都有专人特为他们斟酌而取一个吉祥得体的中文名)。
       现在本地有些华人取洋名已不止是“方便”而已,和洋人一样讲究和彻底 - 名字还分前 (first name),中 (middle name),后 (surname name) 再加上音译华文名。例如Robert Jonathon Lim Ah Kow便是。
       看来“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这句话在西方反而比较能贯彻。在华人当中这种自豪感若非大势已去也已逐渐远去。如今,单看名字有时很难分辨究竟是华是洋。就比如Thomas Lee吧,你能确定一定是华人吗?
       有时就算不取洋名只用汉语或方言拼音,也不一定就能安然无事。记得在国外的时候,外国人由于习惯,经常擅自把我的姓名“本末倒置”,其实也并无恶意,只是他们不明白,不是每个华人都有把姓名“本末倒置”的习惯。弄到最后他们(外国人)自己也乱了套,搞不清哪一个是姓?哪一个是名?!反而更麻烦 - 时常要大费周章来纠正和解释。
       有时想,到底谁是改名风气的始作俑者?应令锦衣卫拿下,重打三十大板!但现在这种“本末倒置”现象在华人社会里已经被广泛接受了,于是原本富有诗情画意的水蓝Shui Lan)变成意象暧昧的“蓝水”?(Lan Shui绿意灵气兼具的叶聪变成T’sung Yeh(听起来像松叶或葱叶!)。香港歌星叶丽仪 (Francis Yip)更不妙,用广东话念听起来仿佛就是“番薯叶”!还是钢琴家郎朗Lang Lang)幸运!一点也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外国人对他的名字简直束手无策,无从下手!
       诚然,人各有志,吹皱一池春水,关卿底事?只是在对名字的坚持和自信方面,我还是比较欣赏钢琴家傅聪Fou Ts’ong),作曲家谭盾Tan Dun)香港演员周润发和作家李碧华
8.7.2010



2017年10月2日星期一

潜伏

       《潜伏》已是一部好几年前的中国电视连续剧了,也听说甚久,日前在YOU TUBE 上偶然看到,即刻追看。
       影片改编自龙一的同名小说,是一部在中国抗日战争以及国共内战背景下的间谍片,其他相应有关信息资料,若朋友有兴趣了解,网上图文并茂美不胜收,这里就不重复了。
网上下载图片:《潜伏》原著
       或许很难断定这是否是历来最优秀的一部中国电视片集,但从各方面看来,肯定是其中最好之一(最低限度完全没有许多影片虎头蛇尾的毛病)。也是迄今为止个人观后感触最深的电视片集(不分中外)。看完了影片便仿佛经历了一次跌宕起伏的人生似的,心情有点沉重!
网上下载图片:电视剧《潜伏》海报
       由于剧情的合理性以及真实感,里头便充满了许多非常震慑人心的人性写照,包括了各种无从解答的价值观,矛盾以及取舍,最终仿佛只有大原则(或现实利益)而没有是非对错,只有大我而没有个人?故事主人翁余则成无疑是个对国家无私奉献,情操伟大无比的人,但从人性的角度而言,个人还是比较倾向王翠平的纯真和地气,这才像人嘛?!
网上下载图片:《潜伏》主角余则成,孙红雷饰演
       人生里数不尽的悲哀无奈和无常,在这部剧集里可说已体现得七七八八?也许是妇人之仁之见?但有时想,不是先有个人才有家,才有国,才有世界以至宇宙?无论为了什么缘故和理由,如果人类失去了人性?!如果没有原则也被视为是一种原则?!那做人还有意思吗?!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吗?!
网上下载图片:“潜伏”女主角王翠平,姚晨饰演
       影片里有句台词倒很令人玩味:“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究竟是以退为进还是以进为退?或许,这也是故事作者对人生得失的感悟?
3.10.2017

后记:很有重看《潜伏》的冲动,如果再看,只看到29集,最后一集就不看了,不喜欢那样的结局,太没人生希望了,我倒愿意看到站在山岗上抱着孩子,望眼欲穿的翠平,带着激动喜悦的泪眼看着远处向她飞奔而来的余则成。
彩云追月

       一转眼中秋节又要到了,月到中秋分外明,每逢佳节倍思亲,也怀念旧时的种种。 
1960年代的香港艺声45转黑胶唱片 1
      除了月饼灯笼菱角芋头,最记得的就是小时候的中秋节期间电台常播由任光作曲的旋律改编的民乐合奏《彩云追月》了。那时所听到的只有一长一短两个听起来非常接近的版本(也许是同一时候灌录的?),都是由已故彭修文先生改编并指挥中国中央广播民乐队的演奏录音。
 
1960年代的香港艺声45转黑胶唱片 2
      彭修文改编的《彩云追月》编制不大,是1950 - 60年代的中国民乐合奏形式,以今天的专业水平来说,演奏技术也仿佛没有什么特别突出之处,但贵在感情真挚,音乐线条分明,起伏有致,表情质朴而隽永。


1960年代的香港艺声45转黑胶唱片 3
       今天,或许有更精致的编曲手法,水平更高的乐队,但彭修文版本的《彩云追月》还是个人首选,每年这个时候都不免要重温,因为这里面有无可替代的旧时月色。

2.1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