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月圆花好                                                
         又是一首周璇的好歌。为什么上天仿佛把好听的歌曲都给了周璇?现在看来,周璇之所以“不朽”(离世半个世纪之后有那么多人记得她和怀念她),和她所唱的歌大有关系,关键是这些词曲皆佳的歌曲大多出自当年的名家之手。就有如绿叶红花,相得益彰,是完美的结合。《月圆花好》无疑是其中之一。
         《月圆花好》是1940年代电影《西厢记》的插曲。词作者范烟桥,单单名字已是诗情画意先声夺人。而歌词虽然只是“鸳鸯蝴蝶”式的寥寥数句,已把那种充满时代风情的温柔幸福表露无遗,高手也!不信请看: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最。
清浅池塘,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这软风儿向著好花吹,
柔情蜜意满人间。


         难得的是,词好,旋律也匹配。
         音乐是周璇第一任丈夫严华的手笔,曲调固然可圈可点,也贴近词意,但把歌曲意境氛围铺陈妆点得淋漓尽致的可能还是那位无名的乐队编曲者(白俄?洋人?外国人!),也因此,周璇最终才得以顺理成章的(画龙)点睛,让柔情蜜意满布人间。
         月圆花好不一定只在中秋时节,春天的花月和秋天相比也并不遑多让。今天是2015的最后一天,承蒙朋友们几年来的关注支持,无以为报,就藉这首歌,预祝各位在来临的2016年里,事事顺利,花常好,月常圆!

31.12.2015

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由李隽青作词,侯湘作曲的《真善美》是周璇演唱的名曲之一。
         好的歌曲和好的音乐一样永不过时,不过时,因为其中的“真善美”。从前的流行歌曲除了是种时代的声音,也反映了一个时代的人情价值,一般来说也以内容“正派”的居多。
         记得老友有伍(香港人称“雨果易”)曾有感而发的说中国作曲家陈培勋的交响作品里有股正气,我也觉得许多1940-50年代的中国老歌都有类似气质,就如这首《真善美》,单单歌词已充满了艺术“真理”以及一股悲壮的“正气”:

真善美!真善美!
他们的代价是脑髓。
是心血,是眼泪,
那件不带酸辛味?!

真善美!真善美!
他们的代价是疯狂。
是沉醉,是憔悴,
那件不带酸辛味?!

多少因循?多少苦闷?
多少徘徊?换几个真善美?
多少牺牲?多少埋没?
多少残毁?剩几个真善美?

真善美!真善美!
我们的欣赏究有谁?
爱好的有谁?
需要的又有谁?
几个人知道这酸辛味?!

         这简直就是一个艺术家的心声嘛!放诸古今中外,不中亦不远。是的,在一个艺术家的生涯里,各种挫折苦闷可能成为创作的动力,也可能是一种痛苦的深渊!多少牺牲?多少埋没?多少残毁?又剩几个真善美?因此,或许有人会迟疑:值得吗 ……………..?有这些重重疑虑的人大概很难成为真正的艺术家?就连成为成功的生意人都难吧?
         从前写流行歌曲的人仿佛都有点文化人或知识分子的风骨,气质也比较接近艺术家,因此,他们会感叹质疑:“有几个人知道这酸辛味?!”
         今天?…………………………………………… !!!!

30.12.2015

2015年12月25日星期五

请与被请                                                
         请与被请,请与不请?to be or not to be?!
         请客原本是亲朋好友之间联络感情的方式之一,只是一旦有了利害关系的意味,就成为了一种“政治手段”!有时,就连食物的味道都会改变!
         请客就算没有“政治”考量,食物也要有水平,才能对得起来客的时间精神,总之,请人就要有诚意,而不只是表面上的客气和客套而已。
         但就和婚宴摆酒请客一样,无论是请别人或别人请,往往会有个“难题”- 就是:到底请还是不请?或者去还是不去?两者都有可能得罪人,来到音乐会也一样!(可能是“礼尚往来”的心理?婚宴有时更像是一种“冤冤相报”两败俱伤的“因果”现象?!)
         现实是,今年因为SG50的关系,各种各样名堂的大大小小音乐会多到爆棚,仿佛天天都有音乐会,并且有时一天有几个!(幸亏婚宴没有如此情况,不然很多人会有经济危机!)
         问题是音乐会需要观众,因此,一时之间,许多始料未及,“上了贼船”的音乐会主办者们都在抢“救生圈”- 观众,情况显得有点惨烈,何苦来哉!
         记得多年前在报上看到有个名女人在受邀看演出之后写道:(大意)“出席这场音乐会只是为了表示对学生们精神上的支持,我还是更愿意回去听我的贝多芬…………………… ”!当时不以为然,觉得这个女人除了有点做作,还有点傲气 - 别人因尊敬你而邀请你,既然也去了,支持过就算了,何必自鸣清高的公开贬低别人?!
         后来,看得“烂演出”多了,却有点理解这个女人当时的“心情”。因此有时真的受不了,就半场悄悄溜走,但决不会登报发泄就是。毕竟,无论喜欢与否,总是人家的一番盛情和心意。
         另一方面,这些请别人看演出的人,又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努力付出”以及满腔热情究竟是为了自己(一时之快?场面?)还是为了“造福人群”?值得别人花这个时间精力吗?值得官方或亲友出钱出力资助吗?
         请与被请的事经历多了,将心比心,明白其中双方的“难言之隐”,因此一般都不主动邀请人看自己的演出,请也请那些真有兴趣来看的人,他们听懂多少不重要,关键是要让他们有个满意和愉快的夜晚。

28.12.2015

2015年12月24日星期四

Matrix                                               
         Matrix 是一部特效内涵都引人入胜的“世纪末电影”(1999!),其“主题思想”也引人深思。
         和许多有续集的电影一样,有可能成为经典的往往都是第一集,有至少两个续集的Matrix也如此。
         根据字典,Matrix有许多不同的意思和解说,从“子宫”到“鋳铅版用的纸型”不一而足,但最接近电影“意识形态”的可能是“发源地”或“策源地”。(或始作俑者?)
         电影情节从一名有正义感的电脑黑客(hacker)被穷凶极恶的Matrix 监察员追剿开始(有点逻辑上的颠覆- 坏警察抓好贼?),引发了一连串发人深思并触及哲理和信念的剧情。按电影的“诠释”是:世人都无知无觉,快乐或不快乐的生活在一个被Matrix所编排和程序化(programmed)的世界里,一切世间的荣华富贵,七情六欲,生老病死甚至善良恶毒等等等等都由Matrix 的“发源地”或“策源地”所编排掌控和决定,也无论富贵贫贱,到头来一切都(如佛家所言的)只是一场虚幻和虚空。就好像一些人的观念-里上天掌控人的命运一般(天注定?),而对人生前途前景懵然无知的人既不懂也不能改变命运,一切只能按“命中注定”!
         想想,虽然场景方式不同,但这不是和道学禅理以及《心经》上所讲的有不谋而合之处吗?
         道学禅理和《心经》可能不是人人都能理解,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道理浅显易懂,应该人人都能明白,为何有些人还是要做出损人利己甚至谋财害命的事?他们更在意“活在当下”?或者,这些都是因为Matrix 的编排(Matrix没有为他们输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编写程序?),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顺应天意”?
         如果世人的命运都是Matrix 或“上天”所安排的,如有恶果,那似乎罪不在人?只是:始作俑者的Matrix 或“上天”如此安排又是什么道理?或许这就是“天机不可泄漏”?又或许………………?!无论如何也无可奈何,看来这些事世人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知道也不能理解!因此有人说:上天(上帝)自有安排。另外,也有人如是说:当世人开始思考,上帝就要发笑!不妨想想,上帝为何要发笑?
      “上天”或Matrix 仿佛遥不可及,又仿佛无处不在,既令人敬畏,有时不免也令人感到无助和无奈?!
         无奈归无奈,只是,世上也有种种形式内涵各异的“人为”Matrix ,世人也明白,但却依然有人“信仰”,  为什么呢?难道,这也是Matrix 的编排程序之一?依此类推,世上所有的正义,理想,民主,自由甚至诗情画意等等等等都只是这个Matrix 里的戏中戏或副歌?连“庄周梦蝶”也源自于此?!
         哀哉!可怜的世人?!
         虽然不免有些悲观和消极,但从电影Matrix 里一句由一个背叛正义者所讲的话之中或许还能得到点精神安抚? –  无知是一种幸福?!
         无论如何,Matrix 还是一部很好看并且雅俗皆能共赏的电影,其内涵就有如人生一样,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透,看透看不透也不一定有对错好坏或能改变什么,一切也都因人而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又何须羡慕,嫉妒和悲喜?!

25.12.2015

2015年12月20日星期日

永远的工地?!                                                
         1980 -90年代的上海,给人的印象似乎到处都在施工建设,有人形容说那时的上海就像是个大工地。
         现在的新加坡似乎也到处都在施工建设,除了官方建设还有私人装修。只是,当“住者有其屋”之后,住者最大的噩梦除了命中注定的 - 除非搬家否则不能逃避的恶邻以外(有时就算搬家也不一定就能保证平安无事 -不会再碰到恶邻,倒霉时还可能从第一层地狱跌至第十层地狱不等),便是新旧邻居的大事装修!
         住在组屋的情况和有地房屋或有所不同,但烦恼基本一样!没有经历过或平时周日不在家的人是不会理解其中惨状惨况的。组屋装修拆墙钻地的噪音,除了无可躲避也无远弗届- 就算隔了几间甚至几层楼,本来素不相识,老死不相往来的,如今却因为装修噪音的缘故而变为“天涯若比邻”!
         施工高潮时刻,感觉就像被牙医钻牙一样难受!往往,一座组屋只要有一个单位装修就祸延整座组屋的邻里,并且可以连续几个星期,一星期六天,天天从早到晚都鸡犬不宁,以致神憎鬼厌,人神共愤,怒发冲冠,神经衰弱!最倒霉的时候,是前扑后续一家完了接一家的装修马拉松,诚然是诗云:“此恨绵绵无尽期”的境界也!这时候,无论信佛信教,天天都要过受难节!
         现在住的地方以及附近一带,刚搬来时,原本是整齐统一美观的一片排屋设计景观,可惜好景不长,不知曾几何时有一家开始改建扩建,慢慢就有有部分其他住户也效尤。于是,好好的一排房子便像生了肿瘤恶疮似的,当肿瘤恶疮越来越多,便把原来整齐划一的排屋景观给破坏了,而这些改建扩建或夷为平地再原地重建的房子的“新貌”除了绝对和左邻右舍显得格格不入,一般品味也极差,大概和其主人自私自利的行为作风也成正比吧?!
         昔日的新加坡,并不如现在富裕,因此,无论政府组屋,私人公寓排屋都甚少有人进行装修,大家都能知足常乐,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今天物质生活水平已今非昔比,但人们生活的素质(尤其是精神方面)真的有进步吗?为何人们只热衷于房屋的装修而不是文化和品格的“装修”?!
         今天的报纸报导说新加坡的教育水平世界第一。但我们普遍的文化水平以及国民的品德素质是否也如此或接近?如果不是,教育水平世界第一除了数字上的炫耀作用或有益于取得更高的文凭以外,又有什么意义?
         问也是白问,只是无奈(也是白无奈!)- 每听到装修的声响,总令人怀念以往宁静的邻里以及早已失传的甘榜精神。
         最“绝望”的是,此起彼落,此消彼长几乎永不休止的装修以及噪音,常令人感觉就好像生活在个工地里,而且是永远的工地。

20.12.2015

2015年12月17日星期四

地铁 “亡灵”                                                   
         不要被题目吓着,且听我细细道来…………
         话说在香港逗留的最后一天,在旅馆吃完早餐,还有大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太太说要带儿子到港岛市区中心购物,由于太太多年前曾在香港有过段朝九晚五的工作和生活经历,这回到港也想顺便让孩子体验体验乘搭渡轮的感觉,同时,自己也回味一下当年每天朝夕在天星码头乘渡轮来往的日子。
         虽然来香港次数不算少,但主要都是公干,无论到哪都有人带路或接送,不必自己动脑筋找路。因此,香港街道地铁对我来说还是相当陌生的。
         我们从旅馆附近的沙田石门站上车,搭乘路线错综复杂的地铁列车辗转到了尖沙嘴,从天星码头坐渡轮过海到港岛,再转地铁到铜锣湾的SOGO以及诚品书店。
         香港地铁在非繁忙时间已有点拥挤(很难想象繁忙时间的景象,更难想象如果像新加坡地铁一样经常瘫痪,又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局面!如何收拾?!),来到地面的铜锣湾街头的人潮更是汹涌澎湃。走进SOGO,里面也到处都是人头攒动,挤个水泄不通!
         匆匆完成购物,太太还要到“许留山”尝尝当地有名的龟苓膏才甘心,于是不免又要和别人挤一轮。总之:香港闹市给人的印象就是挤!挤!挤!…………… 终于办完要办的事,时间也不早了,于是杀出重围,搭地铁回沙田旅馆。
         然而,在尖东站上车时却出了一点“小意外”,还是因为“人祸”-人实在太多了!我一心赶路,就在“兵荒马乱”之际,率先上了地铁,但列车门很快就关上,太太和孩子都被隔在车门之外,一时来不及招呼,地铁路线图在她/他们手上,也没有手机可以联络,他们只能在车窗外慌忙向我打手势,示意我在下个站下车等候。
         于是,我就独自上路,然后在下一站红磡下车候着。
         或许有点焦急,感觉时间似乎过得很慢?等了半天,列车终于来了,又走了,该下车的人都下车了,人潮来得快,也散得快,缺乏人气的月台如今也显得有点阴暗冷清,可是东眺西望,就是看不到太太和孩子的踪影!
         列车又来了,太太和孩子还是无影无踪 …………. 蓦然,看到了!他们就在当中隔着一排列车的另一边月台上,正匆匆来回走动四处寻找我!
         怎么他们会在另一边的呢?后来我才明白,香港地铁历史比较悠久,也一直都在扩建发展,不像新加坡那么“单纯”- 一般只是A(来)B(回)的来回两条铁道线,而是 A B A B平行,来,回,来,回的四条线!同一层的月台与月台之间也没有通道可以“crossover”!
         如今困境是:我和太太孩子在不同的A线月台上,我透过了中间静止列车的窗口看见了他们,但他们却没察觉我在另一边(“the other side”!),也没想到要朝这个方向探视,只是神情不安的一直前望后看,我则在另一边手舞足蹈拼命招手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最终急得跳脚都还是无济于事,列车里的人看见了却视若无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可能香港“缡线”(广东话神经病之意)的人多,见怪不怪,他们以为我也是其中之一?!
         大概以往读的看的中外聊斋故事鬼电影多了,一时之间,竟有点阴阳相隔似的无奈无助之感!自己就像是一些鬼故事和鬼电影(“Ghost”?!)里的亡灵一般,明明亲人就在眼前,但无论如何努力嘶喊招唤,他们就是看不见也听不见!
         正“万念俱灰”!朝大围方向的列车来了,我记得来时曾经过大围,想想时间有限,还是不等了(幸亏太太和孩子也心有灵犀!),就上车离去。
         几经转折问路,终于和太太孩子在石门“团聚”!
         现在回想,仿佛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当时心里确实有点忐忑,因为一来人生地不熟,再加上时间问题,担心一旦迷路会误了当晚回新的班机或造成麻烦。
         最终,虽然无惊无险,也没有亡灵(没有鬼故事,有点失望吧?),但对我来说,总归是个值得回味的旅游小插曲。

18.12.2015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

冲绳与香港                                                      
         从冲绳岛来到香港,居然有点文化震荡的感觉。
         就从冲绳的导游以及香港的旅行社接待员说起。接机时日本的那位略为迟到,香港的那位本来应该在A出口接人的,却在B出口等了半天,同样都耽误了时间。不同的是日本导游立时鞠躬道歉,香港那位却像若无其事似的!
         香港的气温比冲绳低,人情味似乎也和当地气温成正比。从下飞机到离开旅馆都有这样的感觉。旅馆在沙田,4星级以上,外观设施以及内部装修一般都还不错,早餐水平和冲绳的可说各有千秋,毕竟不愧还是香港。
         只是,一踏入客房却大失所望- 和冲绳旅馆的贴心安排差太远了。房间小不是问题,但把三个成人安排在堪堪可以摆一张大床的所谓双人房,大床床尾和书桌之间可以让人通行走动的空隙处再塞进一张既残旧又类似医院病床的单人床,整个房间便几乎挤得水泄不通了!必须面对的困境是:睡在大床靠墙那边的人如果半夜起身肯定要干扰到睡在旁边和床尾“病床”上的那一位,非常不便。这究竟是缺乏服务精神还是没头脑?总之一点也不友善就是!
         想要打电话给当地朋友,在车上向旅行社接待员询问,得到的却是某种误导。问旅馆前台服务员,说要先付HK$500大元按柜金,每通电话收费港币6元。没有选择,当场照付如仪。
         可令人生气的是:吃完晚餐(时间上应该算是宵夜了)回来尝试联络朋友,电话却一直都打不通。无奈向旅馆柜台求救,才知道还未接好线!这还不算,离开当天寄放行李还要按件算钱!
        在香港的短暂逗留当然也有愉快时刻- 就是能和老友锦成素云夫妇欢聚叙旧,并骚扰一顿丰盛精致的港式潮州菜席,还外加西班牙美酒!因此,这次的冲绳香港之行也总算有了个完美的句点。
        在此,谨向老友锦成素云夫妇谢过!

17.12.2015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

冲绳散记之四                                                      
         冲绳岛面积不大,游览途中,车子常经过一些当地的美军基地。据导游说:现在冲绳岛大大小小的美军基地还有四十多个,驻扎了美军海陆空以及海军陆战队四大兵种,大约有二万名士兵,加上家眷接近五万人。
         美军基地里设施齐全,也有自己的百货商场超市甚至幼儿托管中心,生活物质需求方面也有充足的美国物资供应,基本自给自足,不必怎么依靠基地以外的物资来源,可说是另一个世界。
         据导游说:冲绳民众一般都不喜欢美国人(希望美国人留下来的只是一小部分在美军基地工作或间中得利受益的冲绳人而已),原因除了文化不同,主要还是日本人一般都奉公守法,美国人则经常我行我素(也是美国老牌歌手Frank Sinatra 所唱“My Way”的一种?)。例如开车这件事便是如此,在冲绳的美国人常不顾他国法纪,开车喜欢横冲直撞,一旦出了事故,头痛的却总是日本人- 往往投诉无门。诸如此类的事多了,身为日本人的冲绳平民自然积怨日深以致愤愤不平,因而导致经常有当地群众示威要求美军撤离冲绳岛。
         但由于种种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以及区域防务安全原因,日本政府不但要对美国客客气气甚至低声下气,每年还要支付一笔相当于保护费的庞大美军驻扎经费。
         回想二战时期在亚洲以及东南亚一带穷凶极恶,横行霸道,令无数生灵涂炭的日本皇军后代,曾几何时竟变成被欺凌的一方!              
         报应乎?!平心而论,每种人种里都有好坏之分,包括二战时受害的一群。但一个国家的领导者如果有侵略别国的野心或专横专制,受害的却是一般无辜的平民百姓!这些领导者不可能不知道其中利害以及是非黑白,但还是横心为之,这除了利欲熏心和损人利己,大概也没什么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作为国家领导着总有一定才智吧?为何这些“聪明人”总未能参透人生或从历史中得到教训?或许,这也是天意吧?!

16.12.2015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冲绳散记之三                                                      
         冲绳之行虽然短暂,但却也有好些值得回味之处。
         首先,以一般日本旅馆的标准,除了旅馆房间都是预料中的整洁,意料之外的宽敞(尤其是临海的Rizzan Sea-Park Hotel,已经接近小套房的面积)以外,有关方面全程所提供的餐饮都令人非常满意。相对来说,在中国参团旅游一般的早晚三餐当然也非常丰盛(有时甚至感觉有点浪费),但在整体质量以及菜色变化上都不能和这次的冲绳之旅相比。
         就说每天在旅馆吃的早餐,都有相当地道精致的和食(传统日式餐饮)以及种类丰富的西餐供选择或同时供应。午餐和晚餐也餐餐都不同,其中除了典型的日本餐,还有冲绳黑豚SOBA面套餐,冲绳特色烧烤,冲绳有机野菜自助餐以及和牛黑豚火锅等等等等………………..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顿充满冲绳特色的所谓“长寿餐”。进餐的地点也很特别 ,这不是一般的餐厅,而是在一处树木掩映,花草扶疏的传统农舍式私人庭园住宅。宅院离开大路有段距离,车子也开不进去,只能步行抵达。
         也许是导游和店家的沟通问题,我们到达时,里头店主人等还在为我们的午餐忙碌着,由于房子不大(最多只能招待不到20个客人),为了方便店家的工作,我们一行人便在户外耐心侯着。
         终于上菜,这一餐除了那片薄薄的猪肉是肉类以外,其余都属植物类- 所有的菜肴从前菜到甜品饮料,都是“就地取材”来自主人住家旁菜园的蔬菜!而菜园就紧贴着古色古香的饭厅(似乎是主家的客厅),我们席地而坐,一边进食,一边欣赏窗外的绿意央然,是个美妙的经验。
         当下细细品尝各种叫不出名字,颜色味道各异的蔬菜,菜汤,还有紫薯和一碗染了天然蔬菜色素的黑褐色米饭。老实说,这些菜肴也谈不上特别可口,但并不难吃。也不知为何当日胃口竟然不错,所有饭菜饮料居然一扫而光片甲不留!奋斗完毕环顾四周,更觉足以“傲视群伦”- 其他团友多“面有难色”,未能从容“入乡随俗”也!看来,这些人仙缘有限,注定难以长寿矣?!

15.12.2015